本公益官方网站长期有传统文化影音资料免费赠送 13281494814(陈老师)

成都读书会公告
弟子规儿童教育
 
 
弟子规家庭教育
 
 
弟子规企业教育
 
企业动力源
企业管理
企业发展
如何学习
如何力行
老师支招
 
详细信息
《德育课本》

发布时间:2010-5-29 18:30:49  打印本页 || 关闭窗口

 

《德育课本》初集第一册

孝篇

一、【虞舜耕田】
虞舜大孝。竭力于田。象鳥相助。孝感動天。
【原文】
虞舜、姓姚名重华。父瞽瞍顽。母握登贤而早丧。后母嚚。弟象傲。常谋害舜。舜孺慕号泣。如穷人之无所归。负罪引慝。孝感动天。尝耕于历山。象为之耕。鸟为之耘。帝尧闻之。妻以二女。历试诸艰。天下大治。因禅焉。
大舜心中。只有父母。故不知其他。只求可得父母之欢心。故始终不见父母不是处。人伦之变。至舜而极。然能尽爱敬之诚。则至顽如瞍。尚能底豫允若。况顽不如瞍者乎。
【白话解释】
虞代的舜帝。姓姚。名叫重华。他的父亲叫瞽瞍。没有知识。又喜欢妄作妄为。他的生母名叫握登的很贤德。可是早已亡过了。他的后母呢。口里是不说忠信的言语的。他的弟弟名叫象。性子又很傲慢。他们常常想了计策。要谋害舜。舜像孩子般的呼号哭泣。同穷苦的人没有归处一样。并且以为父亲母亲弟弟的种种行为。都是自己的侍奉不得法。所以不能够得到爷娘的喜欢。舜帝这样的孝顺行为。终于感动了上天。有一次。在历山地方耕田。大象帮着他耕。飞鸟帮着他耘。尧皇帝得知了。就把两个女儿嫁给他。屡次用艰难的事情。去试验舜帝。并不觉得怎么样。后来天下很太平。尧帝就把皇帝位子让给他了。

二、【仲由负米】
子路尽力。负米奉亲。亲没仕楚。叹不及贫。
【原文】
周仲由、字子路。家贫。常食藜藿之食。为亲负米百里之外。亲没。南游于楚。从车百乘。积粟万钟。累茵而坐。列鼎而食。乃叹曰。虽欲食藜藿。为亲负米。不可得也。孔子曰。由也事亲。可谓生事尽力。死事尽思者也。
李文耕谓事亲之事。承颜日短。报德思长。如仲氏子者。方乐负米之欢。旋抱衔恤之痛。思藜藿而不得。列钟鼎而徒然。子欲养而亲不待。盖千古有同慨也。为子者幸而逮存。可不思孝养之及时也乎。
【白话解释】
周朝时候。有个贤人。姓仲。名叫由。表字就叫子路。他的家里穷苦得很。天天所吃的。都是些藜呀、藿呀。那一类不好的蔬菜。因为奉养爷娘的缘故。常常出去。到百里以外。背了米回来给爷娘吃。等到他的爷娘都去世了以后。他就往南方游历。游到楚国地方。楚王就聘他做了官。他跟随的车骑有一百辆的多。他积聚的谷米。有一万钟的富。坐的时候。便茵褥重叠。吃的时候。便鼎食满前。他就叹气着说。我现在虽然富贵。但是要想像从前一样吃着藜藿的蔬菜。仍旧到百里以外去背米来养爷娘。这世里断断不能够再有这种日子了。叫我怎不伤心呢。孔子说道。仲由的服事爷娘。可以说是活着尽了力。死了尽着追思的了。

三、【闵损芦衣】
孝哉闵子。衣芦御车。感父救母。千古令誉。
【原文】
周闵损、字子骞。早丧母。父娶后妻。生二子。母恶损。所生子衣绵絮。而衣损以芦花。父令损御车。体寒失靷。父察知之。欲逐后妻。损启父曰。母在一子寒。母去三子单。父善其言而止。母亦感悔。视损如己子。
李文耕谓闵子留母之语。凄然蔼然。从肺腑中酝酿而出。虽使铁石人闻之。亦为恻恻心动。何其天性之厚且纯也。卒之全母全弟全父。一家太和之气。直从孝子一念恳恻中转回。为子者其三复之。
【白话解释】
周朝时候。有个孝子。姓闵名叫损的。表字叫做子骞。生他的母亲。早已亡过了。他的父亲娶了一个后妻。生了两个儿子。那个后母很厌恶闵损。冬天的时候。给自己亲生的两个儿子。穿了棉呀、絮呀、做的衣裳。给闵损穿的衣裳。里面却是装着芦花的。有一次、他的父亲叫闵损推车子出外。可是因为衣裳单薄。身体寒冷。一个不小心。不觉失掉了车上驾马引轴的皮带子。他的父亲起初很生气。后来觉察了儿子是穿了芦花缘故。便要赶出那个后妻。闵损却对父亲说。母亲在此。无非我一个儿子受着寒冷。倘若母亲去了。可怜三个儿子都要受着孤单了。他的父亲觉得闵损的说话不错。也就罢了。他的后母。从此也感悟懊悔了。以后看待闵损。就像自己亲生的儿子一样。

四、【曾参养志】
曾子养志。请与有余。母啮其指。负薪归庐。
【原文】
周曾参、字子舆。善养父志。每食。必有酒肉。将徹。必请所与。父嗜羊枣。既没。参不忍食。采薪山中。家有客至。母无措。啮指以悟之。参忽心痛。负薪归。妻为母蒸梨。不熟。出之。过胜母。避其名。不入。学于孔子。而传孝经。
李文耕谓凡为父母。未有不望其子之成立。成立于功名者小。成立于道德者大。为子者欲学曾子之养志。必学曾子之志于道。悟徹一贯。三省其身。不然。虽多备酒肉。曲承欢笑。异于徒养口腹几何。
【白话解释】
周朝的曾参夫子。表字叫子舆。他的奉养爷娘。和别人不同。最能够养他父亲母亲的志向。每逢吃饭的时候。必定有酒有肉。将要收去的时候。一定问过他父亲。这个余下来的酒肉。送给那个。他的父亲生平喜欢吃那羊枣子。后来他的父亲死了。曾参就终身不吃羊枣子了。有一次、他在山里砍柴。不料家里忽然有客人来了。他的母亲因为曾参不在家里。又没有钱可以备办供客的东西。弄得没有办法。就用牙齿咬破自己的指头。好叫曾参觉悟。果然曾参在山里。忽然心头像小鹿撞的痛了一阵。就慌慌忙忙背了柴回到家里来。有一次。他的妻子替曾参的母亲蒸一只梨子。没有蒸得熟透。曾参就把妻子赶出去。不要他做妻子了。后来曾参走过胜母的地方。因为这个地方的名称不好。就不肯走进胜母的里门。曾参在孔夫子门下受学。孔夫子很看得起他。传了他一部孝经。内容共总有十八章。

五、【老莱斑衣】
老莱七十。戏彩娱亲。作婴儿状。烂漫天真。
【原文】
周老莱子、姓莱。佚其名。楚人。至孝。奉二亲极其甘脆。行年七十。言不称老。尝着五彩斑斓之衣。为婴儿状。戏舞于亲侧。并在双亲前弄雏。欲亲之喜。又尝取水上堂。诈跌卧地。作婴儿啼。以娱亲意。
李文耕曰。恒言不称老一语。记礼者原自体贴入微。得莱子之斑衣弄雏。乃发挥尽致矣。以舜之孺慕。参之养志。合为一人。其真爱流溢处。令人神往不尽。
【白话解释】
周朝时候。有个老莱子。他姓莱。遗失了他的名字。只晓得他是楚国的人氏。生性非常孝顺。奉养他的父亲母亲。凡是吃的喝的。总是用着很甘甜很柔脆的物品。自然不必说了。最难得他自己的年纪。也已经到了七十岁。但是他平常所说的话。总没有一句说出自己的老字来。真合着礼记里父母在。恒言不称老。的那句话了。他又常常穿着了五色灿烂齐整的衣裳。故意装作小孩子的形状。在父亲母亲旁边戏着舞着。并且在双亲面前戏弄小鸟。做出孩儿顽耍的样子。要博得爷娘的欢喜。有时候又取了两桶水挑到堂上来。故意跌倒在地上。连那两桶水也倒翻下来。那衣服都弄得水淋淋的。他就做出小孩儿哇哇的啼哭声音来。他的父亲母亲。这时候那里忍得住。便哈哈大笑。快活极了。

六、【郯子鹿乳】
郯子亲老。双目皆瞽。入鹿群中。为取鹿乳。
【原文】
周郯子、鲁人。史佚其名。天性至孝。父母年老。俱患双目。思食鹿乳而不得。郯子顺承亲意。乃衣鹿皮。去之深山中。入鹿群之内。取鹿乳以供亲。猎者见而欲射之。郯子具以情告。乃得免。
王应照曰。孝子事亲。必养其心志。而不徒养其口体。鹿乳异味。因老人偶然思食。蒙皮入山。本一片诚孝之心。发为机智。得乳归奉。父母之心顺。孝子之心安矣。李文耕谓为反哺至情。不亦然乎。
【白话解释】
周朝时候。有一个贤人。叫做郯子。是鲁国里的人。历史上遗失了他的名字。他的天性非常孝顺。父亲母亲年纪老了。两个人的眼珠子里都有些病。所以心里常常想吃鹿的乳。可是一时办不到。那郯子知道他的双亲有这个意思。他就打定主意。穿着了鹿皮的衣服。扮着鹿、走到深山里。夹在群鹿的里面。找些鹿的奶来。预备做医治双亲眼睛的物品。不料有几个猎人见了他披着鹿皮。当他真个是只鹿。就左手拿着弓。右手抽着箭。想射中了这只鹿。郯子便慌忙立起身来。赶忙尽情的告诉猎人道。我不是鹿。原来我是穿着鹿皮。到这里找些鹿的奶乳。去医治父亲母亲眼睛的。你千万不要错认我作鹿呀。猎人听到这话。方才晓到是个孝子。就放着弓箭不射了。于是郯子才得免了。

七、【汉文尝药】
汉孝文帝。母病在床。三载侍疾。汤药亲尝。
【原文】
汉文帝、姓刘、名恒。高祖第三子也。初封于外为代王。生母薄太后。帝朝夕奉养无倦怠。太后病三年之久。帝侍疾。目不交睫。衣不解带。所用汤药。必先亲尝之而后进。仁孝之名。闻于天下。
王应照谓三年之病久矣。而帝之所以小心侍奉者。历三年如一日。仁孝至矣。夫太后役使满前。文帝贵为天子。以天下养。犹必躬尽子职。况平人父母。非子媳谁为服事乎。事亲之道。自尽其心而已。
【白话解释】
汉朝的文帝。姓刘。名字叫做恒。是汉高祖刘邦的第三个儿子。他没有做皇帝的时候。高祖已经封他在代州地方。所以又叫代王了。他原来是庶出的。养身娘就是薄姬。后来才称薄太后。但是文帝的天性。生成是很孝顺的。朝朝夜夜。奉养这位母亲。从来没有懒惰的意思。薄太后曾经生病。足足生了三个年头的长久。文帝服事他母后的病。总是殷殷勤勤。看护得很周到。夜间睡的时候。眼睛也没有闭好。衣带并没有解开过。所煎的汤药。必定先要自己亲自尝过了。才进到薄太后面前、叫母后吃的。因为他有了这样情形。所以仁孝的名声。就传遍了天下。人人都晓得了。

八、【郭巨埋儿】
郭巨埋儿。雷震儿活。天赐黄金。官不得夺。
【原文】
汉郭巨、字文举。家贫。子尚幼。母减食与之。巨因贫难供母。子又分甘。乃乘子出。进食。一日、子溺毙。妻惶泣。巨曰。毋惊母。子可再有。母不可复得。盍埋之。妻不敢违。遂掘坑三尺。雷震子苏。见黄金一釜。上有字云云。
姜履曰。埋儿事。诸儒皆非之。得林县人所传。始知子可再有。母不可复得之言。割慈忍爱、曲体母心者至矣。所以惊天地。泣鬼神。一釜黄金。得自凄怆之顷。而雷苏其子。破涕为笑。孰谓皇天无眼耶。
【白话解释】
汉朝的时候。有个姓郭名巨的人。表字文举。家里穷苦得很。他有个儿子还很幼小。郭巨的母亲常常把自己吃的东西。分给孙儿吃。郭巨因为家里穷得不能够奉养母亲。现在儿子又要分母亲的食物。如何是好呢。于是总等着儿子走出的时候。再到母亲里去进食物。有一天。儿子跌在水里死了。郭巨的妻子惊慌得了不得。哭着。郭巨说。你不要惊动了母亲。儿子可以再有的。母亲是不可以再得的。何不把儿子埋葬了。郭巨的妻子不敢违背他丈夫的话。就在地上掘坑。掘到三尺多深。忽然一个霹雳。把儿子震活了。并且地里有一釜的黄金。上面有字写着。说是上天赐给孝子郭巨的。

九、【江革负母】
江革避难。负母保身。乱平贫苦。行佣供亲。
【原文】
汉江革、字次翁。少失父。独与母居。遭世乱。负母逃难。数遇贼。欲劫去。革辄泣告有老母在。贼不忍杀。转客下邳。贫穷裸跣。行佣以供母。凡母便身之物。未尝稍缺。母终。哀泣庐墓。寝不除服。后举孝廉。迁谏议大夫。
李文耕曰。次翁之孝。于险阻艰难中。全人所不能全。然在次翁。初不敢料其必全。只尽其心力。而造次颠沛。必于是耳。孔明鞠躬尽瘁。宁俞薄鸩橐饘。正同此一副心事。忠臣孝子。所以争光于日月也。
【白话解释】
汉朝时候。有个姓江名革的。表字叫做次翁。从小就没有了父亲。单单剩着江革和他的母亲同住着。那时候天下不太平了。盗贼很多。江革就背了母亲逃难去。他在路上。时时碰着这班作乱的盗贼。要把江革掳去。和他们一同去做盗贼。江革总是流着两行眼泪哭诉着说。我有老母在这里。要人供养。我怎么可以和你们一同去呢。强盗听到这话。就发了慈悲念头。也不忍杀他了。后来江革辗转在下邳地方作客。穷得连衣裳鞋子也不完全了。江革就忙忙碌碌的替人家作工。赚些工钱来供养母亲。凡是母亲身边要使用的东西。没有缺少一点。后来他的母亲死了。江革哭得很悲哀。住在母亲的坟旁。就是睡的时候。丧服也不除去。后来有人见到他的品行不错。就举他做了孝廉。最后迁到谏议大夫的官。

十、【蔡顺拾椹】
蔡顺丧父。世乱岁荒。拾椹奉母。赤黑分筐。
【原文】
汉蔡顺、少孤。事母孝。遭王莽乱。拾桑椹。盛以异器。赤眉贼问其故。顺曰。黑者奉母。赤者自食。贼悯之。赠牛米不受。母丧。未及葬。里中灾。火逼其舍。顺抱柩号哭。火遂越烧他室。母生平畏雷。每雷震。顺必圜冢泣呼。
姜书鉴曰。人子于丁艰之际。躬当大事。处常且难。不幸遇卒变。惟有出万死一生之计耳。君仲母柩逼于火。抱而号哭。辟患不为。非天性激发乎。至諴感神。火越他宅。所全者大。拾椹犹其余事耳。
【白话解释】
汉朝有个蔡顺。从小就没有了父亲。他服事母亲。非常孝顺。那时候正逢着王莽的变乱。年岁又荒。没有饭吃了。他就拾了桑树上结的果子去供奉母亲。用一个器皿、装着黑的桑子。又用另一个器皿、装红的桑子。赤眉贼见了很奇怪。就问他这是什么缘故。蔡顺说。黑的奉养母亲。红的自己吃。赤眉贼听了。也很可怜他的孝顺。就送他牛蹄和白米。蔡顺不肯受。后来母亲死了。还没有安葬。忽然那个地方起了火。火势直逼到他家里来。蔡顺就抱住了母亲的灵柩大哭。果然奇怪。火就跳过蔡家。烧到别人家去了。他又因为母亲生平最怕天雷的声音。所以每逢着有雷声的时候。蔡顺必定绕着坟、哭着喊着。

十一、【姜诗出妇】
姜诗夫妻。孝奉甘旨。舍侧涌泉。日跃双鲤。
【原文】
汉姜诗事母孝。妻庞氏尤孝。母嗜鱼脍。又好饮江水。去舍六七里。妻往汲之。值风归迟。母渴。诗责遣之。妻寄止邻舍。纺绩市珍羞。使邻母往遗。久之。姑遂召还。舍侧忽涌泉。味如江水。每日跃出双鲤。取以供膳。
子之孝。不如率妇以为孝。妇能养者也。故堂前得一孝妇。胜得一孝子。范书录诗妻。旨深哉。其言赤眉贼经诗里。弛兵而过。曰、惊大孝不祥。遗以米与肉。受而埋之。诗亦卓行君子也。泉鱼之瑞、宜矣。
【白话解释】
汉朝时候。有个姓姜单名叫诗的。很孝顺他的母亲。他的妻子庞氏。孝顺他的婆婆。比他儿子还要好些。真是个能尽妇道的。姜诗的母亲。喜欢吃鱼脍。又喜欢喝大江里的水。可是那江水离他的家里有六七里路。亏得庞氏不怕劳苦。每每提了汲桶去汲那江水。挑回家里。供给他婆婆喝。有一回。碰着了大风。回来得迟了些。母亲渴了。姜诗就责着妻子。把他赶出了。庞氏就住在邻舍那儿。用了纺织得来的钱。买了好的饭菜来。叫邻舍的妈妈送去给他婆婆吃。过了好久。他婆婆仍旧叫媳妇回家了。后来姜诗房屋的旁边。忽然涌出了泉水。水的滋味。竟和江水一样。并且泉里每天有两条鲤鱼跳出来。他们便可拿来做鱼脍。供给母亲做下饭吃。

十二、【黄香温凊】
黄香九岁。母丧父存。温衾扇枕。奉侍晨昏。
【原文】
汉黄香、字文强。江夏人。年九岁丧母。哀毁逾礼。乡人称其孝。家贫。躬执勤苦。事父尽孝。夏天暑热。扇凉其枕簟。冬日寒冷。以身温其被席。父疾。侍奉尤极其诚。太守刘护表而异之。后举孝廉。官至尚书令。
王应照谓九龄幼童耳。以常情论。则扇枕温衾诸事。犹是父母爱子之所为。若子于父母。焉知此哉。卓哉文强。既知思母。又能孝父。九龄人能恪供子职。凡老大而不知孝。与孝而不尽力者。胥愧死矣。
【白话解释】
汉朝时候。有个孝子。姓黄名叫香的。表字文强。是江夏地方的人。他年纪才九岁的时候。便死掉了母亲。黄香却哀毁过礼。所以一乡里的人。没有一个不称赞他孝顺的。他的家里又很穷。于是黄香自己做着勤劳艰苦的事情。一心服事他的父亲。尽他的子职。到了夏天的时候。天气很热。黄香就把扇子去搧凉父亲所睡的枕席。到了冬天的时候。天气很冷。黄香就用自己身子去温暖父亲所睡被头。父亲有了疾病。黄香的事奉。格外的诚心。当时江夏的知府官叫做刘护的。听到有这样的孩子。非常赞美他的孝顺。便替他表奏上去。请朝廷里旌扬他的孝行。后来黄香举了孝廉。官做到尚书令。

十三、【董永卖身】
董永家贫。卖身葬亲。天遣仙女。织缣完缗。
【原文】
汉董永、性至孝。家贫。父死。卖身贷钱而葬。及往偿工。途遇一妇。求为永妻。同至主家。令织缣三百疋、乃回。一月完成。主大惊。听永归。至槐阴会所。妇辞永曰。吾织女也。天帝感君之孝。令我相助耳。言讫。凌空而去。
王应照谓父死则葬。理之常也。孝子当贫乏无措时。卖身为之。亦求心之安而已。偿工之日。仙女忽逢。织缣一月。已清债累。此时卖身穷人。债主不得役之。且不能学之。于以知久停亲柩者之罪大矣。
【白话解释】
汉朝时候。有个姓董名叫永的。天性非常孝顺。家里很穷苦。他的父亲死了。没有钱筹办丧葬。董永就出卖自己的身子。把卖得的钱。葬他父亲。等到葬了父亲以后。便去偿还卖身钱的工价。走到路上。忽然逢着了一个女子。他说自己情愿和董永结为夫妻。便一同到了债主家里去做工。债主吩咐他织本色的重绢。满了三百疋。抵过了卖身的钱。方才准他回家。那里晓得董永得了女子的帮助。不消一个月工夫。就统统织成功了。债主非常奇怪。就准董永回去。到了那槐树下。就是从前和女子相会的地方。那个女子就辞别了董永说道。我就是天上的织女。天帝为了你的孝顺感动了他。所以叫我来帮助你的。说完话。就腾上天空去了。

十四、【丁兰刻木】
丁兰丧亲。刻木奉养。张叔击之。像亦悒怏。
【原文】
汉丁兰、河内人。早丧父母。刻木像。事之若生。邺人张叔假物。兰妻卜筶。木像不许。叔醉詈木像。且击之。兰归。见木像色不怿。询知之。即奋击张叔。吏至。捕兰。木像为之流涕。郡嘉其孝通神明。奏之。诏图其形。
思亲不见。而刻木事之。此不得已之极思也。而思慕之诚。木亦通神。忽而不怿。忽而流涕。非孝子精诚所致乎。至于为亲像被击。而奋击张叔。只知有亲。而不惜以身犯法。宜郡之嘉其孝而上其事也。
【白话解释】
汉朝时候。有个姓丁的人。单名叫做兰。是河内地方的人。他的父亲母亲早已亡过了。丁兰就把一块木头。雕刻着他父亲母亲的形像。供在堂上。早晚敬奉他。和生前一样。有一天。邺的地方。有个叫张叔的。来向丁家里借东西。这时候。却巧丁兰不在家里。丁兰的妻子。就向着木像面前问筶。木像不肯允许。张叔刚刚是吃酒醉了。就生了气。骂着木像。并且又打了木像好几下。等到丁兰回到家里。看见了木像的脸色。似乎很不高兴的样子。问他妻子。才晓得这个缘故。丁兰就用力去打张叔。衙门里的差人来捉丁兰了。木像的眼睛里。竟水汪汪的流下眼泪来。地方官很佩服他的孝感神明。就奏明皇上。皇上下诏。叫把丁兰的形像画上去。

十五、【陆绩怀橘】
陆绩六岁。作客归来。母性所爱。怀橘三枚。
【原文】
汉陆绩、字公纪。吴郡人。其父康。曾为庐江太守。与袁术交好。绩六岁时。于九江见术。术出橘待之。绩怀其三枚。及归拜辞。橘堕地。术笑曰。陆郎作宾客而怀橘乎。绩跪答曰。吾母性之所爱。欲归以遗母。术大奇之。
情到真处。小节亦关至行。况六岁之儿。一橘不忘母乎。真千古美谈也。今人席间怀果。欲娱其儿。夫一样怀归。盍易爱子之心以爱亲。怀物与儿。识者贱之。怀物奉亲。人皆敬之。奇哉陆郎。可以为法矣。
【白话解释】
汉朝末年间时候。有个姓陆名绩的。表字公纪。是吴郡地方的人。他的父亲。名叫陆康。曾经做过庐江地方的知府。和袁术很要好。陆绩年纪还只有六岁的时候。便会到九江地方去拜见袁术。袁术就拿出许多橘子来。给陆绩吃。陆绩暗地里把三个橘子装在袖子里。等到告别的时候。就向着袁术、拜谢了一回。不料这三个橘子。扑陆的从袖子里跌到地上。袁术笑着说。陆郎呀。你来做了小客人。竟暗地里藏了主人的橘子。不防他人笑你来偷橘子么。陆绩便双膝跪在地上。回答道。我母亲的性子。很喜欢吃这些东西。因为这个缘故。所以想起带几只回去。给母亲吃。袁术听了这一番话。觉得大大的希奇。

十六、【孟宗哭竹】
东吴孟宗。抱竹而哭。冬月笋生。母疾平复。
【原文】
吴孟宗、字恭武。江夏人。少丧父。母老疾笃。思笋煮羹食。时冬节将至。笋尚未生。宗无计可得。乃往竹林中抱竹而泣。孝感天地。须臾、地裂。出笋数茎。持归作羹以奉母。母食之而病愈。人皆以为至孝所感。
脾胃既衰。饮食无味。偶思一物。宛似异常甘美。急欲得而食之。此病人常情。况老而病笃乎。无如时当冬月。笋从何来。宗之哭竹。非乞灵于竹也。而竹亦效灵。情到至处。不可以恒理测度者每如此。
【白话解释】
三国时候。吴国里有个孝子。他姓孟。单名是一个宗字。表字就叫做恭武。是江夏地方的人。他年纪小的时候。就没有了父亲。单单剩着一个母亲。年纪已经是很老了。并且生的病症。又是非常厉害。却常想要鲜笋煮羹吃。这时候冬至节将要到了。笋还没有生出来。孟宗没有办法。可以得到这个鲜笋。他就跑到竹林中。双手抱着毛竹。不觉两行眼泪簌簌的落下来。竟大大的哭起来了。那里晓得他有了这样的孝心。竟能够感动了天地。一忽儿地下就裂开了。尖尖的露出几枝笋出来。孟宗就拿回家里来。做了笋羹。给母亲去吃。等到吃完。他母亲的病症。就居然完全好了。人家都说这是孟宗至孝的感动。

十七、【王裒泣墓】
王裒泣墓。为母畏雷。蓼莪废读。慨念哀哀。
【原文】
魏王裒、父仪。为晋文帝所杀。裒终身未向西坐。示不臣晋。母畏雷。每闻雷。即奔墓前。拜泣告曰。裒在此。母勿惧。尝攀墓前柏树号泣。泪着树。树为之枯。读诗至哀哀父母。生我劬劳。必三复流涕。门人尽废蓼莪篇。
李文耕曰。王伟元闻雷泣墓。事之如生。泪着树枯。痛之欲死。哀哀父母之诗。宜其不能卒读也。不能卒读蓼莪。因而门人尽废。情之剀切感人至矣。若用情不足者。又当日与之读蓼莪而念劬劳。
【白话解释】
三国时候。魏国有一个孝子。姓王名叫裒。他的父亲名叫王仪。是被晋文帝杀死的。所以王裒终身不肯向西面坐着。表示他是不肯给晋朝做臣子的。他母亲在世的时候。胆量是很小的。所以生平最怕天雷的声音。等到死了以后。王裒把他的母亲用衣衾殓了。就埋葬在山林里冷静的地方。一碰着风雨天气。有雷声隆隆响的时候。王裒就不避风雨。飞风般跑到坟前。泪涔涔的拜哭着说。儿子王裒在这里陪伴母亲。母亲不要怕呀。母亲不要怕呀。有一次。王裒攀了坟前的柏树号哭。眼泪落到树上。那个柏树竟就枯了。王裒读诗经每逢读到哀哀父母。生我劬劳。这几句。一定流着眼泪。反反覆覆的玩诵。因此他的门弟子。就废去了蓼莪篇不读了。

十八、【王祥剖冰】
王祥至孝。继母不恤。剖冰求鱼。双鲤跃出。
【原文】
晋王祥、早丧母。继母朱氏不慈。数谮之。祥奉命愈谨。母嗜生鱼。时冰冻。祥解衣。将剖冰求之。冰忽自解。双鲤跃出。持归供母。母又思黄雀炙。复有雀数十。飞入祥幕。有丹柰结实。母命守之。每风雨。祥辄抱树而泣。
李文耕谓王休徵继母之变。几同井廪。所少者一傲弟耳。乃求鲤求雀守柰。至难辄易。诚孝格天。而母亦徐化。不又一底豫之瞽瞍乎。世有不能化其继母者。特诚孝之未至耳。
【白话解释】
晋朝时候。有个大大有名的孝子。姓王名叫祥。早已没有了亲生的母亲。他的后母朱氏。原来不喜欢他的。并且常常到他的父亲面前。絮絮聒聒。造了几句歹话。去说王祥的不好。王祥却是奉命愈加谨慎了。他的后母很喜欢吃着新鲜的鱼。但是那时候。天气很冷。河水都冻成坚硬的冰了。怎么可以得到鱼呢。王祥便脱下衣裳。预备剖开冰冻去求鱼。忽然冰冻自己消解了。有两尾鲤鱼跳出冰上。王祥就拿到家里。烹调起来供给后母吃。后母又想吃烤黄雀。忽然间又有数十只黄雀。飞到王祥的帐棚里来。他家里有株丹柰树。结了果。后母叫他守着。逢着有风雨的时候。王祥每每抱了树哭着。这些丹柰仿佛也有知觉。竟不至跌落下来的。

十九、【吴猛饱蚊】
吴猛八岁。家无床帷。恣蚊饱血。恐噬亲肌。
【原文】
晋吴猛、字世云。豫章分宁人。年八岁。事亲至孝。家极贫寒。榻无帷帐。每当夏夜。任蚊攒肤。恣渠膏血之饱。虽多、不敢驱之。惟恐其去己而噬亲也。后遇至人丁义。授以神方。屡著灵异。宋政和中。封真人。
王应照谓父母育子。为之挥蝇。为之驱蚊。痒则搔之。寒则裹之。恐惊之而不敢高声。稍不安。则直欲分痛。爱子情深。何不可作恣蚊饱血观也。惟孝子还以报亲。且寓爱物之意。此其所以有仙格也。
【白话解释】
晋朝时候。有个孝子。姓吴。单名叫猛的。表字世云。他是豫章分宁地方的人。年纪才只有八岁。服事他的父亲母亲。已经是非常孝顺了。因为他家里很是穷苦。所以他们的床上。都没有挂着蚊帐。一到了夏天晚上的时候。蚊虫很多。嗡嗡的飞来。叮在他的皮肤上面。便任凭他饱吸自己的血液。虽然叮他的蚊虫很多。吴猛总不用手去驱赶他的。这是什么缘故呢。你们仔细的替他想想。一定是恐怕这蚊虫。丢掉了自己的皮肤不叮。必然飞去叮着父亲母亲的皮肤了。后来吴猛碰着了一个有法术的异人。名叫丁义的。给了他神方。屡次有灵异的表现。后来在宋朝政和年间。得封做一个真人。

二十、【黔娄尝粪】
黔娄为令。父病弃官。礼斗祈代。尝粪心寒。
【原文】
南齐庾黔娄、字子贞。新野人。为孱陵令。到任未旬日。忽心惊汗流。即弃官归。时父易病痢。始二日。医者曰。欲知瘥剧。但尝粪。苦则佳。黔娄尝之。甜。心忧之。每夕、稽颡北辰。求以身代父死。易卒。居丧过礼。庐于冢侧。
李文耕曰。以心惊而知父疾。已见至孝冥感。而断然弃官。毫无瞻顾。至尝粪验疾。吁辰祈代。则忧思之迫切。而不可解矣。凡此至性至情之所为。总不可于世情中觅求见解。
【白话解释】
南北朝时候。南齐有一个姓庾名叫黔娄的。表字就叫子贞。是新野地方的人。刚才做着孱陵县的县官。上任不到十天。忽然觉得心头好似小鹿一般撞。扑扑的惊跳起来。额角上的汗珠子。也簌簌的流下来。他知道家里一定不好了。就立刻丢了官职。回到家里。这时候。他的父亲名叫庾易的。已经生了痢疾。才只有两天工夫。他便慌忙请医生医治。医生说。要晓得病的好不好。只要尝了病人的粪。便自然会明白了。若是粪味苦的。就很容易医治的了。庾黔娄便立刻把父亲的粪。尝了一尝。不料气味是很甜的。因此心里觉得很忧愁。每天到了晚上。他便叩头拜祷上天的北斗星。请求把自己的身体。替代父亲的死。后来庾易死了。庾黔娄居丧过礼。并且在坟旁搭了草舍住着。

二十一、【寿昌弃官】
寿昌离母。历五十年。弃官寻觅。骨肉团圆。
【原文】
宋朱寿昌、年七岁。生母刘氏。为嫡母所妒。出嫁。母子不相见者五十年。寿昌屡求不获。神宗朝。弃官入秦。与家人诀。誓不见母、不复还。行至同州得之。母年七十余。寿昌乃迎归。并迎其同母弟妹共居焉。
王应照谓髫年别母。莫审行踪。碌碌尘途。心常抱疚。纵富贵兼全。但念天下岂有无母之人。五十年来。肠一日而九回矣。一旦弃官。入秦求访。观其与家人诀别之言。诚穿金石。宜其得以天伦重聚也。
【白话解释】
宋朝时候。有个姓朱名叫寿昌的。年岁才七岁的时候。他生身的母亲刘氏。因为他的嫡母常常妒忌他。把刘氏出嫁到别地方去了。从此他们母子俩就隔绝了。好久不相见面。足足过了五十个年头。朱寿昌屡次访求。可是总寻不着。等到神宗皇帝的时候。朱寿昌已经做了官。因为想念着母亲。便丢掉官。专诚到陕西地方去找。他和家里的人分别时候。说道。我今儿到那里去。倘若不能够找寻我的母亲。我就发誓。不再回到家里了。后来日行夜宿。走到了同州地方。停了几天。果然机会凑巧。竟碰着了母亲。这个时候。他母亲的年纪。已经七十多岁了。朱寿昌便欢天喜地的把母亲接了回来。并且又迎接了同母的弟妹。到家里一同居住着。

二十二、【庭坚涤秽】
宋黄庭坚。官居太史。亲涤溺器。不以为耻。
【原文】
宋黄庭坚、字鲁直。一字山谷。又号双井老人。洪州分宁人也。元祐中、为太史。性至孝。身虽贵显。奉母尽诚。每夕。亲自为母涤秽器。不使婢妾为之。未尝一刻有缺子职。苏东坡叹其诗、独立万物之表。
王应照谓溺器之涤。自有婢妾为之。惟孝子不以官职之显。失其子职之常。溺器且为亲涤之。其他子职。尚有不尽者乎。李文耕谓山谷所为。仿佛石建。皆乐供子职。不以贵显闲其心者也。
【白话解释】
宋朝时候。有一个大诗家。姓黄。名叫庭坚。表字鲁直。别号山谷。还有一个别号。叫做双井老人。他是洪州分宁县的人。元祐年间。做了太史的官。天性却很是孝顺的。自己虽然做了贵官。显名天下。可是侍奉母亲。却极尽诚意。每逢母亲的事务。他必定亲自去做。无论怎么样。总是不怕劳苦的。每天晚上。一定要自己替母亲洗着便桶。他家里仆役很多。却不叫他们去做。是什么缘故呢。因为服劳奉养。全是做儿子自己应尽的职分。那里可以叫他人分了自己的孝顺呢。所以他总没有一刻儿。不尽自己的职务的。他又喜欢做诗。并且做得很好。苏东坡称赞黄庭坚的诗。说、独立万物之表。

二十三、【李忠辟震】
李忠事母。地震山移。民庐尽毁。至孝独遗。
【原文】
元李忠、晋宁人。幼孤。事母至孝。大德七年八月。地大震。郇保山移。所过居民庐舍。皆摧压倾圮。被坏房屋一万八百区。人民压死。不可胜数。惟将近忠家。分为二行。五十余步复合。忠家独全。
地震而至山移。大劫也。况被灾之区。有一万八百区乎。庐舍生命。所伤无算。惟至孝者所居无恙。历观孝子传。辟疫辟水辟火辟风辟雷。竟至于辟地震山移。观止矣。人亦何乐而不尽孝哉。
【白话解释】
元朝时候。有一个孝子。姓李。单名叫一个忠字的。他是晋宁地方的人氏。从小时候。就早已没有他的父亲了。单单剩着他一个母亲。仝他住在一块儿。可是李忠服事他的母亲。却是非常孝顺的。到了大德七年八月里。这个时候。忽然逢到大大的地震。有一座郇保山头移过去。所过各处地方的百姓房屋。都倒的倒掉。压的压下。一时间被坏的房屋数目。竟有一万零八百个区域。因为这场大灾难压死的人民。数也数不清楚了。可是那座郇保山。说也奇怪得很。飞散过来。到了将近李忠家里的时候。忽然分做两行。再过了五十几步。那座郇保山再合了拢来。所以只有李忠的家里是保全的。

二十四、【实夫拜虎】
实夫归省。虎衔其衣。拜请毕养。竟得全归。
【原文】
明包实夫、事亲尽孝。明经力学。馆于太常里。岁暮归省。途遇一虎。衔其衣。入林中。释而蹲。实夫拜请曰。将啗我耶。命也。奚憾。吾有父母年七十余。能容我毕养。吾苟存。终还汝啗。虎即舍去。后人名其地为拜虎冈。
孝既无灾不可辟。更无物不可格。不论禽兽鳞虫。草木花果。一切有情无情。均可由一片肫诚。有求必应。无感不通。物类至于虎。凶暴已甚。而历代孝子免于虎者。指不胜屈。於戏、奇矣。
【白话解释】
明朝时候。有个姓包名叫实夫的。服事他的父亲母亲。非常尽孝。并且明畅经书的道理。尽力在学问里头。后来在太常里的地方教书。到了年底下。包实夫回家去省视他的父亲母亲。半路上忽然碰着了一只老虎。衔住了他的衣服。竟把包实夫拖到树林里。老虎才把他放下了。蹲着。包实夫就拜着老虎问道。你将要吃我么。那是我的命运注定的。我有什么恨呢。但是我还有父亲母亲。两个人的年纪。都是已经七十多岁了。倘若你可以应许我终养了我的父母。那时候假使我还存在世上。那末我一定自己来送给你吃。你看可以不可以呢。那老虎听了包实夫、这一番说话。就舍了包实夫竟自去了。后人就把那个地方。起了名字叫做拜虎冈。

【绪余】
夫孝、德之本也。说文、孝、善事父母者。从老省、从子、子承老也。孝经云。孝子之事亲也。居则致其敬。养则致其乐。病则致其忧。丧则致其哀。祭则致其严。五者备矣。然后能事亲。君子之事亲孝。故忠可移于君。身体发肤。受之父母。不敢毁伤。孝之始也。立身行道。扬名于后世。以显父母。孝之终也。夫孝、始于事亲。中于事君。终于立身。小孝用力。中孝用劳。大孝不匮。试观乌鸟反哺。羔羊跪乳。禽兽尚知孝。可以人而反不如乎。


《德育课本》初集第一册

悌篇

一、【泰伯采药】
泰伯让国。曲顺其亲。之荆采药。被发文身。
【原文】
殷泰伯、周太王长子。弟季历。生子昌。有圣瑞。太王有传位季历以及昌之意。泰伯知父意。即与弟仲雍相约。因父病。以采药为名。逃之荆蛮。被发文身。示不可用。孔子以至德表之。
李文耕谓泰伯之逃。遵朱注以让商为定论。然即其默窥太王爱季及昌之意。率仲弟飘然远去。使王季自然得位。而太王亦无立爱之嫌。其曲全于父子兄弟间者。浑然无迹。非至德其孰能之。
【白话解释】
殷朝末年的时候。有个孝悌兼全的人。姓姬名字叫泰伯。他是周朝太王的长子。他的第三个弟弟。名字叫做季历。后来季历生了一个儿子。名叫姬昌。就是后来的文王了。生下来的时候。先有一只赤色的雀子。嘴里衔了丹书。停在门户上。表示着圣人出世的祥瑞。所以太王有想把周朝国君的位子传给季历。再由季历传位给昌的意思。泰伯知道父亲的意思。就和第二个弟弟、名字叫仲雍的约下了。假称因为父亲有病。要到山里去采药。借着这个名头。兄弟俩顺便逃到蛮夷的地方。披散了头发。又在身上画了花纹。表示自己的身子。是不可以再在世上干事的了。孔夫子表扬泰伯。说他已经到了至德的地步。

二、【赵孝争死】
赵孝遇饥。自述体肥。愿代弟死。两得全归。
【原文】
汉赵孝、字常平。与其弟礼相友爱。岁饥。贼据宜秋山。掠礼。将食之。孝奔贼所。曰、礼病且瘠。不堪食。我体肥。愿代之。礼不允。曰、我为将军所获。死亦命也。汝何辜。兄弟相抱大哭。贼被感动。并释之。事闻。诏分别迁授。
赵氏昆仲。以至性孝友。而化及盗贼。夫恶至杀人而食之贼。且当众贼饥饿亟亟待食之时。尚可令起慈心。则世间安有不能化之人。大学云。宜兄宜弟。而后可以教国人。不其然乎。
【白话解释】
汉朝时候。有一个人姓赵。单名叫孝的。表字常平。和他的弟弟赵礼。很是友爱的。有一年。年成荒歉得很。一班强盗占据了宜秋山。把赵礼捉去了。并且要吃他。赵孝就赶紧跑到了强盗那里。求恳那班强盗们、说道。赵礼是有病的人。并且他的身体又很瘦。是不好吃的。我的身体生得很胖。我情愿来代替我的弟弟。给你们吃。请你们把我的弟弟放走了。强盗还没有开口说话。他那弟弟赵礼一定不肯答应。他说道。我被将军们捉住了。就是死了。也是我自己命里注定的。哥哥有什么罪呢。两兄弟抱着。大哭了一番。强盗也被他们感动了。就把他们兄弟俩都释放了。这件事传到了皇帝那里。就下了诏书。给他们兄弟两个都做了官。

三、【许武教弟】
许武教弟。半读半耕。取多与寡。以成弟名。
【原文】
汉许武、父卒。二弟晏普幼。武每耕。令弟旁观。夜教读。不率教。即自跪家庙告罪。武举孝廉。以弟名未显。乃析产为三。自取肥田广宅。劣者与弟。人皆称弟而鄙武。及弟均得选举。乃会宗亲。泣言其故。悉推产于弟。
许武与薛包。适成一反比例。薛包让美取恶。不欲居瘠己肥姪之名。故设种种饰词以掩之。许武取多与寡。实默存抑己扬弟之心。故假种种贪行以显之。事若相反。而其用心之苦。则尤甚也。
【白话解释】
汉朝时候。有个姓许名武的。他父亲是早已死了。剩下两个弟弟。一个叫许晏。一个叫许普的。年纪都还很小。许武每每在耕田的时候。叫他两个弟弟。立在旁边看着。晚上许武自己教他两个弟弟读书。如若弟弟不听他的教训。他就自己去跪在家庙里告罪。后来许武举了孝廉。但是他因为两个弟弟。都还没有名望。就把家产分做了三份。自己取了最肥美的田地。和广大的房屋。所有坏的统统给了弟弟。所以当时社会上的人。都称许他的两个弟弟。反而看轻许武了。等到两个弟弟都得了选举。他就会合了宗族和亲戚们。哭着说明当时要给他弟弟显扬名声的缘故。并且把所有的家产。都让给了两个弟弟。

四、【姜肱大被】
姜肱大被。旷世所稀。不言遇掠。盗悔还衣。
【原文】
汉姜肱、字伯淮。与二弟仲海季江。友爱天至。虽各娶。不忍别寝。作大被同眠。尝偕诣郡。夜遇盗。欲杀之。兄弟争死。贼两释焉。但掠衣资。至郡。见肱无衣。问其故。肱托以他词。终不言。盗闻感悔。诣肱叩谢。还所掠物。
李文耕曰。人伦有五。惟兄弟之日长。父之生子。夫之娶妻。蚤者皆以二十年为率。惟兄弟相聚。自幼至老。多者至七八十年之久。若恩意浃洽。猜忌不生。其乐岂有涯哉。姜氏兄弟。乃真知此味矣。
【白话解释】
汉朝时候。有个姓姜名肱的。表字叫做伯淮。和他的两个弟弟。一个叫姜仲海。一个叫姜季江的。天性非常友爱。虽然他们兄弟三个人。各自娶了妻子。可是不忍分开了睡。所以他们做了很大的被。兄弟三个人一同睡着。有一次、兄弟们一同到府城里去。晚上碰着了强盗。就要杀他。他们兄弟三个人都抢着死。强盗也就把三个人都释放了。只抢了一些衣服和金钱去。到了府城里。别人家看见姜肱兄弟们都没有了衣服。就问姜肱这是什么缘故。姜肱就用别的话来支开了。终究不肯说明、碰着强盗这一回的事。强盗们得知了。觉得很感激。并且很懊悔。就到了姜肱那儿。叩头谢罪。把以前抢去的物件。统统都还了他们。

五、【缪彤自挝】
缪彤化弟。闭门自挝。诸妇谢罪。得以齐家。
【原文】
汉缪彤、字豫公。少孤。兄弟四人同居。及各娶妻。诸妇遂求分异。数有争斗之言。彤愤叹。乃掩户自挝曰。缪彤、汝修身谨行。学圣人之法。将以齐整风俗。奈何不能正其家乎。弟及诸妇闻之。悉叩头谢罪。更为敦睦。
李文耕曰。骨肉之间。无责善之理。父子既然。兄弟可知。观缪公返躬自责。而诸弟及诸妇。遂人人知悔。转为敦睦。可知天地间除自责自尽外。更无道理矣。
【白话解释】
汉朝时候。有一个人。姓缪单名叫做彤。表字豫公。他在幼小年纪的时候。早已没有了他的父亲。兄弟四个人。一同住在一块儿。等到后来各自娶了妻子。这几个妇女们就要请求均分家产。已经有好几次了。甚至于屡次有争闹的言语发生。缪彤听见了很感愤叹息。就关了门。自己打着自己说道。缪彤呀缪彤。你勤修身体。谨慎行为。学了圣贤人的法则。想去整齐世界上的风俗。为什么不能够去正了自己的家庭呢。他的弟弟们和那几个妇女听到了。就都在门外叩着头、谢了罪。缪彤才开了门出来。从此以后。他们一家的男男女女。就更加敦好和睦了。

六、【王览争鸩】
王览护兄。争鸩舍生。感母悔悟。九代公卿。
【原文】
晋王览、母挞其异母兄祥。览辄流涕抱持。母虐使祥及祥妻。览与妻亦趋共之。祥渐有时誉。母疾之。乃鸩祥。览知。取酒争饮。母遽覆酒。遂感悟。吕虔有佩刀。相其文。佩者至三公。虔与祥。祥以授览。后果九代公卿。
许止净曰。祥览二人。颇与卫公子伋寿相类。惟彼则均不得其死。此则富贵寿考。声施烂焉。则有幸有不幸也。而彼朱氏者。徒以我执太甚。爱其子反以伤其心。贻恶名于后世。亦太愚哉。
【白话解释】
晋朝时候。有个著名友悌的人。姓王名览。他的母亲打他不同母的哥哥叫王祥的时候。王览每每流着眼泪。抱了哥哥。他的母亲虐使王祥和王祥的妻子。王览同了他的妻子。也一定赶去同做。后来王祥在社会上。渐渐地有了名誉。王览的母亲很妒忌他。就用毒酒要药死他。王览知道了。就拿了药酒来抢着喝。他的母亲就急急忙忙把药酒夺来倒在地上。因为了这一件事。他母亲的心里也就感悟了。当时吕虔有把佩刀。看佩刀上面刻着的字。带了这佩刀的人。做官可以做到三公。吕虔就把这佩刀送给王祥了。王祥拿来给了弟弟。果然后代的子孙。做公卿大官的有九代。

七、【庾衮侍疫】
庾衮事兄。疫盛不避。亲自扶持。昼夜不寐。
【原文】
晋庾衮、字叔褒。时值大疫。二兄死焉。次兄毗复危。疠气方炽。父母诸弟悉外避。衮独不去。诸父强之。衮曰。性不畏病。遂亲自扶持。昼夜不眠。间复抚柩哀泣。十余旬。疫止。家人乃反。毗病得瘥。衮亦无恙。父老异之。
衮不畏疫。父老异之。以为守人所不能守。行人所不能行。然疫非不足畏。第骨肉至情。自不当舍去。亦不忍舍去耳。此中原不容畏避心。亦不容侥幸心。世人一涉计较,便失之矣。
【白话解释】
晋朝时候。有一个人姓庾。单名是一个衮字。表字叫做叔褒。那时候正逢着了大瘟疫。他的两个哥哥。都传染了疫病死了。第二个哥哥名叫庾毗的。又病得很危险。疫气非常的盛。所以他的父亲母亲和弟弟们。都避到外边去了。独剩了庾衮一个人不肯去。他的伯父叔父们硬要他也出去躲避。庾衮就说道。我的生性。是一向来不怕病的。竟不肯出外。他并且亲自扶持病人日夜不睡。有时候还抚着死去的两个哥哥的灵柩。哀哀的哭。这样的过了一百多天。流行的时疫、没有了。家里的人才回到家里来。这时候庾毗的病已经好了。庾衮也没有传染。地方上的父老们。都觉得很奇怪。

八、【刘琎束带】
刘琎敬兄。闻呼下榻。束带未完。不敢遽答。
【原文】
南齐刘琎、字子敬。瓛之弟也。方毅正直。宋泰豫中。为明帝挽郎。其兄尝于夜间隔壁呼之。琎不答。至下床著衣正立。然后应。瓛怪其迟。琎曰。向因束带未完。故不敢应耳。其敬兄如此。是以为一代名臣。
兄弟非疏远之人。卧室非几席之地。夜睡非进退之时。乃以束带未完。礼貌欠周。一应对且不敢。其敬兄可知矣。孝经云。事兄悌。故顺可移于长。居家理。故治可移于官。立操如此。宜其为当代名臣矣。
【白话解释】
南北朝时候。南齐朝有一个人。姓刘。单名是一个琎字。表字子敬。就是刘瓛的弟弟。他的做人。是很刚方并且很正直的。在南宋朝泰豫年间。曾经做过明帝的挽郎。有一次。他的哥哥刘瓛。半夜里在隔壁房间里。叫着他的名字。但是刘琎并不去答应他。等到下了床。穿好了衣服。到了哥哥床面前立正了以后。才答应了。刘瓛很怪他的弟弟。怎么答应得这样迟。刘琎从从容容对他的哥哥说道。以前我因为身上的带子还没有束好。深恐防礼貌不周。得罪了兄长。所以不敢随随便便答应的。刘琎的敬重哥哥。是这个样子。所以做了一代有名的臣子。

九、【牛弘不问】
牛弘之弟。酗酒杀牛。其妻往诉。不问不尤。
【原文】
隋牛弘、本姓寮。父允。为后魏侍中。赐姓牛。弘好学博问。官吏部尚书。其弟弼尝酗酒射杀弘驾车牛。妻告曰。叔射杀牛。弘不以为意。但答曰。作脯。妻又曰。叔射杀牛。大是异事。弘答曰。已知。颜色自若。读书不辍。
李文耕曰。兄弟之嫌。多起于妇人。然妇虽善间。岂能间无可间之骨肉。如牛弘闻弟杀牛。而第曰作脯。妻复言之。仅答曰已知。若欲再言。则已读书去矣。饶舌妇其奈之何哉。
【白话解释】
隋朝时候。有一个人叫做牛弘的。他原来本是姓寮。他的父亲名叫寮允的。做了后魏国的侍中官。所以皇上赐给他姓牛。牛弘的生平。最喜欢读书。他的见闻又很广博。后来做了吏部尚书。他的弟弟名叫牛弼的。有一次。吃醉了酒。竟把牛弘驾车的一只牛。用箭射死了。牛弘的妻子去告诉丈夫说。叔叔今天不知道为什么缘故。竟敢把你驾车的一只牛射死了。牛弘听了这种话。也不以为意。只冷冷地回答他的妻子道。做干肉吃好了。他的妻子又说道。叔叔射杀了你一只牛。真是大大奇怪的事情呀。牛弘又回答他道。我已经晓得了。他的脸色很自然。仍旧读着书不息。

十、【田真叹荆】
田真昆仲。议分紫荆。树即枯死。悲悔同声。
【原文】
隋田真、田庆、田广、兄弟三人。议分财产。资皆均平。堂前有紫荆树。茂甚。议分为三。其树即枯。真叹曰。树本同株。闻将分斫。所以憔悴。是人不如木也。因悲不自胜。兄弟复同居。愈相友爱。紫荆复荣茂如故。
李文耕谓田氏久翕。其庭树亦敷荣于和气之中。至于析财异居。伤其和气。即不闻分斫之议。树亦应枯死矣。既而兄弟同居。荆花重艳。岂非和气复回之证乎。真以兄弟比树之同气连枝。最为切近。
【白话解释】
隋朝时候。有一家人家姓田的。他家里同胞弟兄们。一共有三个。大的名叫田真。第二个名叫田庆。小的名叫田广。弟兄们三个人。要想分家了。家里的钱财产业。都已经议定平均分派。但是堂前素来有一棵紫荆花树。长得来非常的茂盛。因此议定把这棵紫荆花树。也匀均分做三份。那里晓得这棵紫荆树。还没有等他们来分。就顷刻枯死了。大哥田真见了、叹口气说道。树木呢、原来是同株连根的。一知道将要分砍了。所以顷刻憔悴。照这样看起来。那末我们的人。还及不来这株树木呢。因此悲伤得了不得。兄弟们仍旧同住不分。大家更加友爱了。那棵紫荆树。竟依旧照从前一样的荣茂起来。

十一、【李勣焚须】
李勣在官。为姊煮粥。火焚其须。不用妾仆。
【原文】
唐李勣、字懋功。本姓徐。太宗赐姓李。以功封英国公。初为仆射时。其姊病。勣亲为燃火煮粥。风回。焚其须。姊曰。仆妾多矣。何自苦如此。勣曰。岂为无人耶。顾今姊年老。勣亦老。虽欲数为姊煮粥。其可得乎。
李文耕曰。姊妹出嫁。服降弟兄一等,然固我之同气也。况父母牵挂。尤多在于女儿。爱父母未有不爱及姊妹者。李仆射为姊煮粥。焚须不顾。读其对姊数语。恺恻之思。溢于言外。令人凄然生感。
【白话解释】
唐朝有一个大臣。叫做李勣。表字懋功。原来他本是姓徐。太宗皇帝爱惜他。所以赐给他也姓了李。并且因为他的功劳很大。所以把他封做了英国公。当李勣做宰相的时候。他的姊姊偶然生起病来。李勣就亲自替他姊姊烧着火去煮粥。那里晓得吹了一阵风来。竟把李勣的胡须烧着了。他的姊姊看见了。就说。我们家里男的女的用人多得很。为什么要你自己辛苦得这个地步呢。李勣回答他姊姊道。我难道是为了没有人的缘故吗。我是因为现在姊姊的年纪已经老了。我的年纪也老了。虽然要想常常替我姊姊煮着粥。那里能够呢。

十二、【文本乞恩】
文本有弟。太宗不悦。婉曲陈情。泣下呜咽。
【原文】
唐岑文本、为右相。弟文昭任校书郎。多交轻薄。太宗不悦。谓文本曰。卿弟多故。朕将出之。文本曰。臣弟少孤。老母特钟爱。令出外。母必愁瘁。无此弟。是无老母也。容臣归。极言劝诫之。因泣下呜咽。上愍其意而止。
情到至处。无不感动。况贤明如太宗乎。文本爱弟。出于至情。实根于至性。发悲哀之语。陈恳切之衷。且垂涕泣而道之。卒以感动君王。收回成命。得免慈亲之愁瘁。兼保弱弟之安宁。殊令人叹服不置。
【白话解释】
唐朝时候。有一个大臣姓岑。名叫文本。做了右丞相的官。他的弟弟岑文昭。做了校书郎。可是岑文昭来往的朋友。多是些轻薄的人。太宗皇帝心里很不高兴。就对岑文本说道。你的弟弟事故很多。我要把他调到外边去。岑文本就叩着头。回对太宗皇帝说。我的弟弟。因为从小时候就没有了父亲。所以我的老母非常的宠爱他。现在皇上要叫他出外。那末我的母亲一定是要忧愁劳瘁的。倘若没有了这个弟弟。就等于没有了我的老年母亲了。让我回到家里。竭力的去劝诫他。岑文本说完话。就流着眼泪。呜呜咽咽哭起来了。太宗皇帝很可怜他爱惜弟弟的情谊。也就不调他的弟弟外出了。

十三、【公艺百忍】
唐张公艺。九世同居。睦族之道。忍字百余。
【原文】
唐张公艺、九世同居。高宗问其睦族之道。公艺请纸笔以对。乃书忍字百余以进。其意以为宗族所以不睦。由尊长衣食或有不均。卑幼礼节或有不备。更相责望。遂为乖争。苟能相与忍之。则家道雍睦矣。
李文耕曰。处家之道。非一忍字所能尽。然忍固争之反。化之渐也。凡憎嫌之端。初起甚微。结之便深。构之便大。一忍则无事矣。况相效于忍。有不和顺者乎。张公治家。更有规范。然忍字固其得力处也。
【白话解释】
唐朝时候。有个姓张名叫公艺的。他家里竟有九代、同住在一块儿不分家了。高宗皇帝就叫了张公艺来问他道。你们能够使得族中这样的和睦。究竟是用的什么法子呢。张公艺就请求用了纸笔来对答。高宗皇帝就给了他纸笔。张公艺提起笔来。竟接连写了一百多个忍字。进到皇帝那里。照张公艺的意思。以为大凡一家人家。宗族间的所以不和睦。每每由于尊长的衣食。或者有了不平均。卑幼的礼节。或者有了不完备。大家互相责问。互相怨望。所以就发生了种种乖异和争闹的事情。倘然能够大家百样都忍耐些。那末家里当然是很和睦的了。

十四、【士选让产】
张氏士选。阴骘满面。让产青年。名传金殿。
【原文】
五代张士选、幼丧父母。其叔育之。祖产未析。叔有七子。选年十七。叔曰。今与子析产为二。各得其一。选曰。叔有诸兄弟七人。可分为八。叔固辞。选让愈力。因从之。时选在馆。术者称其满面阴骘。必高第。后果然。
明代俞僧与伯之六子。七分其祖产。士选与叔之七子。八析其祖遗。俞僧因从其妻之言。士选则出于己之意。彼则后报以富。此则先报以贵。后先辉映。天之报施皆不爽。盖士选尤贤于俞僧也。
【白话解释】
五代时候。有个张士选。幼小年纪就没有了父亲母亲。靠着他的叔父养育他。他祖父遗下来的家产。还没有分析过。他的叔父有七个儿子。等到张士选十七岁的时候。他的叔父对他说。现在我和你把祖父遗下来的家产。分做两份。大家各得一份罢。张士选说道。叔父生有兄弟们七个人。那末应当把家产分做了八份才好。他的叔父一定不肯。张士选愈让得厉害,因此他的叔父也就答应他了。这个时候。张士选还在书馆里读书。有一个看相的。偶然走到书馆里来。看见了张士选。就指着张士选对书馆里的先生说。这个人满脸阴骘。将来必定能够高高的及第。后来果然应了他的话。

十五、【陈昉百犬】
陈昉眷属。七百余口。上下相亲。孚及百狗。
【原文】
宋陈昉、自其祖崇遗制以来。十三世同居。长幼七百余口。不畜婢仆。上下亲睦。人无间言。每食。必群坐广堂。未成人者别席。有犬百余。共槽而食。一犬不至。群犬不食。乡里皆化之。州守张齐贤上其事。免其家徭。
许止净曰。一犬不至。群犬不食。后之论者颇疑之。谓史氏浮夸。殊不知孝友传中。感及毒蛇猛兽。化及蚊蚋虮虱。何况于犬。高僧传中。亦有犬过午不食者。何独疑于陈氏之犬乎。
【白话解释】
宋朝时候。有个陈昉。他的家里。自从他的祖父名叫陈崇的遗下法制以来。合族一同居住着。已经十三代了。家里大大小小男男女女。一共有七百多个人。但是并不雇一个男女的用人。上上下下的人。都是很亲睦。没有一个人有句离间的话。他家里吃饭的时候。一定大家坐在广大的厅堂里。没有成年的人。坐在另外的席上。他家里养了一百多只狗。都在同一个槽子里吃着的。倘若偶然有一只狗还没有到。那末这一班狗一定大家等它。不肯先吃的。因此他乡里间的人家。也都被陈家所感化了。那时候的州官叫做张齐贤。就把这个事情奏上朝廷里。把他家里的徭役统统都免了。

十六、【文灿拒间】
文灿之兄。醉殴暴慢。邻人不平。怒其离间。
【原文】
宋周文灿之兄性嗜酒。素仰文灿为生。一日、饮酒大醉后。无故痛殴文灿。其邻人闻之。咸为不平。文灿怒曰。兄非殴汝。何得离间我骨肉耶。司马温公常书其事以戒人。
尝闻杜衍以母改适。二兄遇之无状。至引剑斫之。伤脑。出血数升。衍受之不怨。可谓悌矣。周文灿之兄。仰弟为生。且赖弟而得饮酒。乃乘醉殴之。宜邻人之不平。而灿反斥为离间。其悌尤不可及。
【白话解释】
宋朝时候。有一个人姓周。他的名字就叫文灿。他有一个哥哥。生性是最喜欢吃酒。但是穷苦得很。没有依靠的地方。所以一向靠着周文灿过着生活。有一天。他的哥哥喝了酒。竟喝得大大的醉了。无缘无故。忽然间竟把周文灿重重的痛打了一顿。周文灿的邻居人家晓得了。大众替周文灿抱着不平。那里晓得周文灿反而因为邻舍的人替他抱不平。他就大大的生气。对着那邻舍人说。我的哥哥。并非来打你们。你们那里可以离间我的骨肉至亲呀。司马温公很佩服周文灿的行为。常常写了这一桩事情。去劝戒人家。以作人家兄弟的榜样。

十七、【温公爱兄】
温公兄老。爱敬情深。饥寒饱暖。刻刻关心。
【原文】
宋司马温公、名光。字君实。孝友忠信。为一代名儒贤相。与其兄伯康名旦。友爱甚笃。伯康年八十。公奉之如严父。保之如婴儿。每食少顷。则问曰。得无饥乎。天少冷。则抚其背曰。衣得无薄乎。
李文耕曰。温公一代完人。孝友出于天性。其于伯兄。奉之如严父。敬之至也。保之如婴儿。爱之至也。饥寒饱暖。刻刻关心。不几于听无声、视无形乎。友爱至极。蔑以加矣。
【白话解释】
宋朝时候。有个大贤的宰相。叫做司马温公。他是双姓司马。名叫光。表字就叫君实。他的做人。对待父亲母亲。是极其孝顺的。对待哥哥弟弟。是极其友爱的。事奉皇上是极其忠心。对待朋友是极其诚信。所以大家称他是一代名儒家的贤德宰相。司马温公和他的哥哥司马伯康名叫司马旦的。友爱得很。司马伯康年纪八十岁了。司马温公像待父亲一样的服事他。并且像小孩子一样的保护他。每逢到吃饭稍为迟了一些。就问着他的哥哥道。恐怕你已经饥饿了吗。天气稍稍有一些冷了。就摸他哥哥的背上说道。恐怕你的衣服太薄了吗。

十八、【朱显焚券】
朱显兄弟。祖产已分。不敢异处。取券尽焚。
【原文】
元真定有朱显者。至元中。其祖父已分授财产。迨至治中。显念其姪彦昉等年幼无恃。乃谓其弟耀曰。父子兄弟。本同一气。可异处乎。乃会拜祖墓下。取分券尽焚之。复同居焉。
兄弟、父之一气也。从兄弟、祖父之一气也。祖父视群孙无轻重。亦犹父视诸子无轻重也。朱显胞弟、仅一耀耳。而群从则多贫。乃以祖父已分之券。火之而复同居。非违祖父之命。实深慰祖父之心尔。
【白话解释】
元朝时候。真定的地方。出了一个大大友爱的人。姓朱单名叫做显。在世祖皇帝至元年间。他的祖父。早已把家里的银钱和产业。一概均匀分好、传授给子孙了。到得英宗皇帝至治年间。朱显想着他的姪儿叫朱彦昉的一班人。穷的很多。并且有的年纪太小。又没有父亲母亲可靠。因为这个缘故。朱显就对他的弟弟名叫朱耀的说道。凡是父子兄弟。本来同是一气的。那里可以不同住在一块地方呢。就会齐了各房的弟兄们和子姪辈。一同到了他的祖父坟墓前。叩头禀告了一回。拿出向来他的祖父分给他们的分书凭据。尽数用火烧掉了。仍旧大家合拢来一同住着。

十九、【张闰无私】
张闰无私。八世同居。共织互乳。缙绅不如。
【原文】
元张闰、八世不异爨。家人百余口。无间言。每日、使诸妇女聚在一室为女功。工毕。敛贮一库。室无私藏。幼稚啼泣。诸母见即抱哺。不问孰为己儿。儿亦不知孰为己母。缙绅之家。自谓不如。至元中。旌表其门。
先于闰者。唐有张公艺九世同居。宋有陈昉十三世同居。后于闰者。明有郑濂七世同居。唐宋元明。代有其人。而张闰事、与唐时张孟仁家同。后先辉映。共织一室。不为私蓄。互乳其子。令人钦佩无已。
【白话解释】
元朝时候。有个张闰。他的家里。有八代不分炊了。家里有一百多个人口。可是一些儿没有间隙的闲话。每天叫家里这一大班的妇女们。大家会聚在一个房间里。一同做着女工。做好了以后。就藏贮在一个库里。各人的房间里、没有一些儿私下的收藏物件。每逢小孩子啼哭的时候。伯母婶母们无论那一个看见了。就抱起了给他吃奶。不去问那一个是自己亲生的儿子。这一班小孩子们。也弄得不晓得那一个是自己生身的母亲了。这时候就是缙绅的家里。也都自以为万万不及张家。到了顺帝至元年间。朝廷里就派了钦差。在他们的门前旌表起来。

二十、【章溢代戮】
章溢之姪。为寇所擒。愿以身代。贼亦心钦。
【原文】
元至正壬辰。黄州妖贼。自闽犯龙泉赞善。章溢同其姪存仁。避乱山中。存仁为贼所获。溢曰。吾兄止一子。不可使无后。乃出。语贼曰。儿幼无知。我愿代儿。固请免戮其姪。至于号恸。贼义之。俱释焉。
从来处变之时。最足验人真情。章溢于流离颠沛中。兢兢焉为其兄顾一线宗祀。愿舍身代姪。以独存无父孤儿。笃志深情。处义直到尽处。苟非烈丈夫识义理者。何能若此。
【白话解释】
元朝顺帝至正壬辰年间。黄州的地方。有了一种妖贼。打从福建省过来。侵犯龙泉县赞善等等地方。这个时候。那地方上有一个友悌的人。他姓章。名叫溢。同了他的姪子章存仁。逃到山里去避乱。不料那个章存仁。忽然间被妖贼们捉去了。章溢说道。我的哥哥。只有这一个儿子。不可以叫我的哥哥没有后代。他就走出去对一班妖贼们说。这是我的姪儿。他的年纪幼小。还没有知识的。我情愿自己来代我姪儿子的死。一定请求妖贼们不要杀他的姪儿。后来竟至于号淘大哭了。妖贼们也被章溢感动了。因为敬重他的义气。就把他们叔姪俩都释放了回来。

二十一、【郑濂碎梨】
郑濂碎梨。食者千余。不听妇语。七世同居。
【原文】
明郑濂、七世同居。门旌天下第一家。太祖召问曰。汝家人口若干。对曰。千余。因问治家之道。对曰。惟不听妇人言耳。上赐二梨。濂拜受归。上命校尉瞯之。濂至家。召家人齐谢恩。置水二缸。碎梨入水。饮之。上大悦。
张闰八世同居百余口。陈昉十三世同居七百余口。可谓繁矣。而郑濂七世同居千余口。宜郡守旌其门为天下第一家也。问其治家之道。惟守家法。不听妇言。呜呼、妇人之言。家之斧斤也。可不慎欤。
【白话解释】
明朝时候。郑濂的家里是七代同住的。他家里的大门上。旌表着天下第一家五个字。太祖皇帝召了郑濂来问着他道。你家里究竟有多少人口呢。郑濂回对道。大约有一千多人口。太祖皇帝就问郑濂用怎么样治家的法则。郑濂回对说。只有不听妇人家的言语罢了。太祖皇帝听了很欢喜。就送他两个梨子。郑濂拜谢着。受了梨子回到家里去的时候。太祖皇帝叫校尉暗地里跟了他去。看他有什么举动。那里晓得郑濂一到了家里。就召集了合家的一千多人。一齐出来谢恩以后。便放下了两大缸的清水。把两个梨子弄碎了放在水里。大家分着喝了。太祖皇帝晓得了这一回事。非常的喜欢。

二十二、【廷机教弟】
廷机教弟。仍易旧冠。奉命维谨。可谓二难。
【原文】
明李廷机、官大学士。弟布衣自家至京候兄。方巾鲜服以见。廷机询家事及寒温慰劳语毕。讶其巾服。问曰。入泮乎。纳粟乎。弟皆曰否否。诘其原冠何在。曰。在袖中。廷机曰。仍冠此。毋徇俗。弟奉命易冠。毫无难色。
文节昆仲。可谓难兄难弟矣。兄已官至学士。而弟仍布衣。至偶戴方巾。即使易冠。人几疑为不相容。实则爱之以德。不忍其弟失礼耳。而弟亦奉命惟谨。略无难色。尤为人所难能。
【白话解释】
明朝的李廷机。做了大学士的官。他的弟弟。是一个白衣人。打从家里到了京城里来问候他的哥哥。就戴了新鲜的方巾。穿了新鲜的衣服。进去拜见。李廷机问了他家里的事情。和寒暄慰劳的言语。讲完了以后。见了他弟弟的方巾衣服。很为奇怪。就问他弟弟道。你是不是已经进了学、中了秀才吗。他的弟弟回答道。不是的。李廷机又说。你是不是纳了粟、捐了官职吗。他的弟弟又回答道。不是的。李廷机问他弟弟原来的帽子。到那里去了。他的弟弟说。放在袖子里。李廷机说。你仍旧戴这个好了。不要跟着世俗去做。他的弟弟奉了命。就立刻把帽子换下了。丝毫没有为难的神气。

二十三、【严凤敬兄】
严凤宴客。进箸稍迟。兄批其颊。欣然受之。
【原文】
明严凤、性孝友。事兄如父。致仕归。兄老而贫。迎养于家。凡宴客。必兄递杯。自执箸从。一日进箸稍迟。兄怒。批其颊。欣然受之。终席尽欢。既醉。送兄归卧。日未明。已候榻前。问昨饮畅否。卧安否。兄寻卒。哭葬尽礼。
先生悌德素著。里中施佐施佑兄弟争产。先生谓佑曰。吾兄懦。吾恒忧之。使得如若兄之强力。能夺吾田。吾复何忧。因挥涕不已。佑因此悟。佐亦慰解。乃各以田相让。友爱终身。其笃爱之感人如此。
【白话解释】
明朝时候有个严凤。天性非常的孝友。服事他的哥哥。像服事他的父亲一般。后来严凤做官告老回来。这时候。他的哥哥年纪已经老了。家里又很穷苦。严凤就把他迎养到家里。每逢请客的时候。必定叫他的哥哥去递着杯。自己执了筷子跟在哥哥的后面。有一天。严凤把筷子送上去迟了一些。他的哥哥生了气。就给他吃了一个耳光。严凤欣然的顺受。仍旧在这个酒席上尽了欢才散。他的哥哥醉了。严凤就亲自送哥哥去睡了。第二天。天还没有亮。已经在哥哥的卧榻前面等候了。并且问他昨天的酒。喝得畅快不畅快。睡得好不好。过了不多时候。他的哥哥死了。严凤痛哭安葬。都很尽了礼的。

二十四、【世恩夜待】
世恩待弟。问食问衣。尽情忧恤。弟不暮归。
【原文】
明陈世恩、万历己丑进士。长兄孝廉。季弟好游狎。早出暮归。长兄规之不改。世恩曰。伤爱无益。乃每夜亲守外户。待弟入。手自扃钥。问以寒暖饥饱。忧恤之情。形于言貌。如是数夕。弟乃大悔。不复暮归。
世恩善于化弟。无论矣。而尤非人所能者。世恩贵时。其兄已卒。有小民吴三者。兄妾之弟也。来省其姊。衣服蓝缕。世恩邀与对食。季弟问之。则曰。庶嫂子女皆无。青年为兄守节。吾敬之以及其弟耳。
【白话解释】
明朝时候。有个姓陈名叫世恩的。是神宗皇帝万历己丑年中的进士。他的大哥哥是个举人。他的小弟弟最喜欢游荡。天天很早的出去。很迟的回来。他的大哥哥屡次的规劝他。他究竟不肯改过。陈世恩说。这个样子。徒然损伤了兄弟间的友爱。是没有益处的。于是陈世恩就每夜亲自守着大门。必定要等到他的弟弟回来了。又亲手下了锁。并且问他的弟弟身上冷不冷。暖不暖。肚里饿不饿。饱不饱。忧恤他弟弟的神气。完全在说话里和脸面上表现了出来。这样的有了好几夜。他的弟弟就大大的悔悟。不敢再到晚上回家了。

【绪余】
夫弟、德之序也。如韦束之次弟也。革缕束物谓之韦。展转环绕。势如螺旋。而次弟之义生焉。故说文象形。辀五束。衡三束。束之不已。则有后先次弟也。引申之为兄弟之弟。为岂弟之弟。弟有顺逊义。故善事兄长为弟。增作悌。示人以心中不忘先后次弟、须顺而逊也。君子事兄悌。故顺可移于长。上长长而民兴悌。徐行、后长者谓之悌。疾行、先长者谓之不悌。夫徐行者。岂人所不能哉。所不为也。尧舜之道。孝悌而已矣

弟子规(中国)文化公益官方网站  百都技术支持
《中华人民共和国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》编号:蜀ICP备11010584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