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公益官方网站长期有传统文化影音资料免费赠送 13281494814(陈老师)

成都读书会公告
弟子规儿童教育
 
 
弟子规家庭教育
 
 
弟子规企业教育
 
企业动力源
企业管理
企业发展
如何学习
如何力行
老师支招
 
详细信息
如何做一个真正如法的好人7--8集

发布时间:2010-5-29 17:42:47  打印本页 || 关闭窗口
《幸福人生讲座》
如何做一个真正如法的好人
蔡礼旭老师主讲
(第七集)
2004/10/22   香港佛陀教育协会   档名:52-114-07
 
诸位同修,阿弥陀佛!
我们这一节课谈的是《弟子规》与往生西方极乐世界的关系。很多人在接受《弟子规》的时候会有一个想法,他觉得这个是小孩子学的。我们有一次在海口办课程的时候,一位妈妈跑进来,看到我们的讲义上面写着「儿童经典教师讲习手册」,看完之后,她就走了,觉得这是小孩学的,我不用学,看到《弟子规》她也觉得不用学。其实在我们的课程里面有提到,「弟子」不是小孩,而是圣贤人的学生叫「弟子」。
刚好藉由这个机会,我就上台去讲了一个故事,我说在唐朝时候,白居易对于佛学很有兴趣,所以他常常到杭州去请教鸟窠禅师。他那时候是杭州的太守,他也很辛苦地爬到山上去请教鸟窠禅师如何学佛。我们俗话讲「无事不登三宝殿」,要去问问题都要翻山越岭,所以除非不得已,真是心中有疑惑,不然也不会常常跑寺院。结果一上去之后,他就请教鸟窠禅师,他说:什么是佛法?鸟窠禅师回答:诸恶莫作,众善奉行,自净其意,是诸佛教。「诸恶莫作,众善奉行」,这一句话几乎是连三岁小孩都知道,父母都教他「诸恶莫作,众善奉行」。所以白居易听完这一句话就哈哈大笑,他说:「三岁小孩都知道。」鸟窠禅师回答:「八十老翁做不得。」八十岁的人不见得真正立身行道把这八个字做到。
所以我们在学佛的过程,学佛以前有分别、执着,进了佛门,把分别、执着又带进了佛门,所以很多人一看到《弟子规》,说这个是世间法,我要的是出世的大乘佛法,所以《弟子规》不用学。我们还有一位师兄说「我是大乘根性,所以这个不用学」,但是这位师兄非常有善根,他上了五天课之后,见到我们的老师都是九十度的鞠躬礼,非常恭敬,因为他搞清楚了,《弟子规》是世出世间圣人最重要的根基所在,他真搞明白了,不敢再傲慢了,不敢再分别了。
我们可以思考一下,请问谁把孝道做圆满了?只有一个人把孝做圆满了,诸位同修一定很清楚,只有佛陀把孝做圆满了,只有佛陀把《弟子规》完全落实了。所以法身大士,纵使是等觉菩萨,都有一品生相无明未破,这就像《弟子规》说的「德有伤,贻亲羞」,道德还没有圆满的时候,对父母还不能交代。所以这一句《弟子规》的话真正做到德行圆满了,那就是让父母完全的不感到羞辱,完全的以儿子为荣,这个叫大孝显亲做到根本了,做到圆满了。
所以老和尚常常提醒我们,这一段开示相信诸位同修非常熟悉。在这两、三年来,老和尚不只多次提到《弟子规》是圣学的根基、骨干,所有的学问都一定要以这个为基础,其它所有的经论都是《弟子规》的装饰。而我们对《弟子规》的教诲,一生都要奉行,都要做到,都不能违背,这样你的学问、道业必成。这一段开示在我们的手册当中,在很多的资料当中,都有这一段话,我下一次带过来给诸位同修,是在老和尚讲《华严经》时多次提到的一个内容。
我们常常都说佛法是不二法,我们都说入了这个山门,上面都写着「不二法门」。诸位同修,假如有世法跟出世法,那就是二法,那就不是佛法,所以我们要破这个分别,其实没有世法跟出世法,只有觉跟迷而已,当你觉悟的时候,世法都是佛法;当你迷惑的时候,佛法也是世间法,出不了六道轮回。所以《金刚经》里面有一段非常重要的开示,经文提到「以无我无人无众生无寿者」,就是你不执着有「我」了,所做的一切善都能念念回向往生西方极乐世界,只要你不着这个「我」,你行世间一切善法,《金刚经》说的「以无我无人无众生无寿者,修一切善法则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」。而这个四相,无我相、无人相、无众生相、无寿者相,就是你已经用一个觉悟的态度在面对一切人事物,你把「我」放下了,你的我执放下了,你的心量就是「心包太虚,量周沙界」。当你的心量扩宽,我执放下,你看《弟子规》每一句经文,「凡是人,皆须爱」,凡是物也皆须爱。诸位同修,当一个人的心量到这种境界的时候,请教一下,他是在六道轮回还是在一真法界?所以我们绝对不能学佛之后又在佛法当中生分别、执着。
刚刚邵老师有提到两句经文,诸位同修,您假如注意细看,这两句经文是老和尚在《华严经》当中,屡屡提到的两个修行最重要的关键,叫做「解行相应」。老和尚在《华严经疏钞》里最常引出两句话,叫做「有解无行,增长邪见」,这一句话就是《弟子规》里面讲的「不力行,但学文」,就是「有解无行」。「长浮华,成何人」,长浮华的人,脑里面的知见对不对?都是一堆邪知邪见。《华严经疏钞》第二句,「有行无解,增长无明」。「有行无解」就是「但力行,不学文」,「任己见」,就朝着自己的想法硬干,也不管对自己、对别人有没有好处,就一意孤行,就是无明、愚痴,所以就是「任己见,昧理真」。所以诸位同修万万不可生分别,万万不可小看《弟子规》里面的教诲。《弟子规》的教诲绝对会让你印证老和尚的一句话,叫做「一经通,一切经通」。老和尚说的这「一经」绝对不是只有指佛经,只要是掌握圣贤纲领的一本经典,您真正立身行道把它做彻底了,都可以圆成佛道。
相信说到这边,诸位同修一定还有很多人不见得能接受。我们来看一下,净宗学人最重要的一个科目,在《无量寿经》第二品开头,叫「德遵普贤第二」,经文提到「咸共遵修普贤大士之德」。诸位同修,我们修净土法门的人什么时候修普贤行?这个是要深深思考的问题。
佛陀在《华严经》有一句非常重要的开示,经文提到「一切众生皆有如来智慧德相」,所以净宗学人「信愿行」,头一个「信」,诸位同修,要信谁?要信自己本来是佛,「本觉本有」,我们这个信根要扎下去,道业才开始发芽,《弟子规》说的「勿自暴,勿自弃,圣与贤,可驯致」,不要看不起自己,我们只要精进不懈,一定可以成圣成贤。但是《弟子规》说的「可驯致」,虽然我们本来是佛,但是现在不得受用,就好像太阳明明发出光芒,但是乌云密布,这个光没有减一丝一毫,只是透不出来,被乌云盖住了。所以必须「驯致」,必须对治我们过去生的烦恼习气,才能让它拨云见日。这个「云」到底是什么?我们要拨云总要了解云是什么。接着佛陀接续第一句话,把这个问题点同时点出来,「虽有智慧德相,但因妄想、执着而不能证得」,其实妄想、执着也包含分别在里面,所以修行最要对治的就是妄想、分别、执着。我们都清楚了,才知道从哪里下手,就从我们的分别、执着下手。
经文说「咸共遵修普贤大士之德」,诸位同修,是不是往生之后再来修普贤行?先去再说,去了我就会普贤行,就好像我们的孩子一直在成长,你也没有给他好的东西,每天都想着算命先生说我儿子十八岁就会变得很懂事,现在不用懂事,十八岁马上翻过去变懂事,有没有可能?不可能。我们说做任何事最好的状态叫做水到渠成。我们这样去处事待人接物,那是最痛快的,不要去攀缘,不要去强求。所以今天诸位同修在当下就全心全意落实普贤行,不要去分别。西方极乐世界的这些菩萨每天都跟阿弥陀佛说,「阿弥陀佛,这位普贤行者就在娑婆界,你啥时候去接他?我们都希望赶快把他接回来」,那你还担心不能往生吗?有这么多诸上善人都清楚明白你时时刻刻都在力行普贤行,而西方极乐世界就是普贤法界,所以能感是你的普贤心,所感当然是普贤境界。所以我们学佛的人要提起正知见,不要分别。
那我们现在要问,我们要做普贤行愿,每天早课也会读到「一者礼敬诸佛,二者称赞如来,三者广修供养」。我们常常在背这个的时候,假如孩子都有在念早课的,你可能念第一个「礼敬诸佛」,他就抢着把后面九个帮你念出来,「老师我会」。老和尚常常在讲经当中,有很多对我们这些弟子很深刻的提醒,他说我们做早课一定要把早课的内容落实在生活当中,落实在工作当中,落实在处事待人接物之中。诸位同修,老和尚重复最多的话就是最重要的开示,那我们念普贤行愿有没有真正把它落实在生活中?落实在工作中?落实在处事待人接物当中?假如我们的普贤十愿只在早课念一遍,跟生活、工作没有关系,那又在分别、执着。所以老和尚说的,虽然老人家是这样笑一笑说,但是我们可要非常重视,老和尚说「你们早上念一遍,骗佛菩萨一次,晚上又念一遍,又骗佛菩萨一次,我们连世间人都不愿意骗了,还去骗佛菩萨」。所以这一段老和尚虽然是这样很轻松的说出来,我们可要重重的把它好好省思一下,老人家是怕我们没面子,给我们讲得轻松一点。
一个人的道业要成,最重要的,人贵自知,要勇于面对自己的修行。佛家讲要勘验自己的功夫,不然我们学佛愈久,可能是「长浮华,成何人」,因为没力行,所以「长浮华」,那一生的道业就毁于一旦,那就太可惜了。
诸位同修,五个根本烦恼,你可不要小看「慢心」,好像贪瞋痴的威力很大,第四个「慢」,不学佛还好,学佛的人这个东西更是无孔不入。所以我们常常跟很多同修接触,他们会说,我学佛十年了,我吃素十五年了。学佛,我们说的,愈学愈知道自己太多问题了,我们哪还敢拿着自己修十年、修五年去给人家炫耀。在我翻开《印光大师文钞》,深刻体会大师大慈大悲,真是举手投足、起心动念都在教化一切众生,大师连取一个他的法号都在给我们最深的提醒。印光大师号「常惭愧僧」,大师口口声声都说「我是一个生死轮回的凡夫」,大师这么高的学问,念念都是谦卑,念念都是忏悔业障,我们可要以老人家为好榜样,念念应该是对治自己的习气,念念要提得起老和尚的教诲,这才是依教奉行。
所以老人家在这里告诉我们,一定要把早课跟晚课落实,要把普贤十愿真正落实,我们才不是欺骗佛菩萨。很多人听到这一点,明天念早课的时候就念不下去了,那我就很罪过了。不是叫你明天马上念马上契入普贤菩萨,不是这个意思,假如你明天念,契入了,拜托这位同修一定要来找我们,我们现在很缺弘法利生的人才,您契入了一定要大慈大悲出来讲经说法。
我跟老和尚学习以来,老和尚所讲的每一句经文,每一个开示,末学听完之后只有一个念头:「做」,朝着这个方向绝对不会错,全心全意去做,而不是现在马上契入,但是从没有一个念头说「我做不到」。老和尚讲了十句话,挑了其中四句,我做这四句就好,其它六句不是我能做的,诸位同修,当我们用这种态度听老和尚的教诲,很难契入,因为我们挑的那四句一定是觉得自己做得到,而那四句真正的义理我们可能还依自己的意思解释了,所以就拿来用,其它那六句自己就生分别,「我做不到」,所以当我们对于师长的教诲都打折扣,那你的恭敬心已经退掉了。印祖有一句很重要的教诲,「一分恭敬得一分利益,十分恭敬得十分利益」,所以要老实不容易,但是也唯有老实,我们的道业才能成就。所以老和尚常常说修行要从最难克的地方克下去,所以老和尚有一个光盘的题目是「人生苦短,咬紧牙根,证无量寿」,所以老和尚讲的每一句,你绝对要不折不扣往这个方向迈进。
所以老和尚教诲我们要遵普贤愿修行,我们就老老实实开始落实普贤十愿。诸位同修,「礼敬诸佛」从哪里下手?每天念一遍,下手处没找到,第一步也没跨出去,那我们就每天看着那个目标,离它还是那么遥远,所以下手处、第一步在哪?赶快跨了,「是日已过,命亦随减,如少水鱼,斯有何乐?」绝对不能一天接一天过去了,我们这第一步迟迟未迈,往生当生成佛的机缘可就当面错过了。诸位同修,「礼敬诸佛」从哪里下手?你们假如答不出来,我下次不来了,因为三天的课程,末学很惭愧,讲得不好。从哪里下手?《弟子规》从哪里下手?你身旁的两尊菩萨你都不会孝了,还大谈阔论「我要度一切众生」,那叫自欺欺人。所以一个人要成就道业,孔夫子说的「夫孝,德之本也」,一个人道德的本在哪?在孝道。佛陀告诉我们,在《观无量寿佛经》当中提到「三世诸佛净业正因」,第一福在哪?「一者孝养父母,奉事师长」。佛陀也好,孔夫子也好,甚至道家的教诲也好,统统从孝道下手。所以普贤菩萨教我们礼敬诸佛从哪里下手?从孝道下手。第一步知道迈向孝道了,这一步跨出去要踏得非常稳健,才能跨第二步。
请问孝顺父母从哪里开始下手才是真正礼敬父母?佛法重实质,不重形式,什么才是真正实质的孝养父母、礼敬父母?赶快做。「普贤十愿」在哪?诸位同修翻开《弟子规》第一页,普贤十愿礼敬诸佛,第一步先礼敬父母,礼敬父母从对父母的讲话态度,从对父母的生活点点滴滴开始礼敬,那你就落到实处了。而当一个人修学佛法处处落到实质上,保证不出三个月,你一定有学而时习之的乐趣,因为你会法喜充满,因为你会觉得我时时刻刻都在遵循佛陀教诲,你自己会很踏实。我们看第一句,「父母呼,应勿缓;父母命,行勿懒。父母教,须敬听;父母责,须顺承」,当一个为人子做到这一句话,有没有礼敬父母?有。
我们有一位同修很有意思,他说他念《无量寿经》、念《法华经》,之前还没接受《弟子规》的教诲,因为末学是三月份才到深圳去,这些同修学佛也几年的时间,结果我去了之后就跟他们讲《弟子规》,结果这一位老师讲了一段话,他说「我以前念大乘佛法觉得自己善根深厚,结果《弟子规》听了几节课,觉得自己什么都没做好」。诸位同修,是读大乘经典觉得善根深厚好?还是读《弟子规》觉得自己什么都没做到好?孔夫子给我们一个教诲,一个人的道业要成,要「知耻近乎勇」,要知道错在哪,要有勇气去改,你的道业才能成,不然每天在那边抱着我的善根深厚,结果该依教奉行的教诲都没做,我相信佛菩萨一定在那里摇头,一定笑我们学佛学呆了。
所以我们看第一句,我们开始要扪心自问,今后要往普贤十愿的路上走。句句话听完之后,绝对不能起一个念头说做不到,一定要起一个念头说勇猛精进努力做到。其实恐惧是虚幻的,当你的勇气真正踏出去的时候,那个幻相就不见了,而当你一次一次对治你的习气,把它克服,你慢慢会感觉法喜充满,因为战胜别人一千次不如战胜自己的习气一次。
礼敬的重点在内心的恭敬,所以当我们恭敬心现前的时候,对父母讲话绝对是客客气气,绝对不会恶言相向,所以当我们跟父母讲话的口气不好,那已经生瞋恚,已经愚痴了。所以第一点,要时时刻刻警惕自己用一个恭敬的心对待父母。「父母命,行勿懒」,答应父母的事绝对不能后悔,或者找借口。很多的人都觉得外面的人不能失信,家里的人还可以,有没有这个现象?反正家里的人我对他失信,他又不会给我发脾气;外面的人一失信,我的荷包就不见了,所以你看我们的存心都在分别、执着。而真正点点滴滴照顾我们的人就是我们的父母、我们的家人,你更应该礼敬的是谁?是我们的父母、我们的家人,人不要搞颠倒。所以「父母呼,应勿缓」,老婆呼,老公呼,「应勿缓」,恭敬心是一切处。
为什么菩萨不修普贤行不能圆成佛道?因为普贤的礼敬是对一切人礼敬,对一切众生礼敬,他那种状态几乎已经跟佛无二无别。所以我们念这一句经文,诸位同修,您能够面对一切人,跟他对应的时候,都能恭恭敬敬不起傲慢,你每天都在修普贤行。你每天不要赶着回家一定要念两个小时的经,念经是手段,让你把这些教诲时时提起来,更重要的是把经典落实。所以老和尚有一次很有意思,有一位同修遵从老和尚的教诲,把《无量寿经》念了三千遍,跑去问老和尚,「老和尚,我已经念三千遍了,接下来应该怎么做?」老和尚跟他说,「再念三千遍」。所以三千遍真正重要的是记住教诲,「不怕念起,只怕觉迟」,马上提起来,转念,做出依教奉行的行为,实质在落实。
第二句,「父母命,行勿懒」,答应父母的事都要恭恭敬敬去做到。我常常在看每一句经文的时候,都深刻感受到跟圣贤人的距离差太远。我们看看曾参(曾子,《孝经》就是曾子传出来的),念念把父母放在心上。上山砍柴,刚好有朋友要找曾子,他的母亲怕人家长途跋涉,对人不好交代,但是曾子又上山砍柴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,所以就拿了针往自己的手上扎一下,曾子的心马上绞痛,觉得一定是妈妈有啥事,马上赶回家里。看到妈妈就跪下去,他说「母亲,你有什么事吗?」所以圣贤人的孝心,我们真正要效法、要学习。真正礼敬父母,真正把父母放在心上,父母交代的事绝对不会拖拖拉拉。相同的,老婆交代的事能不能拖拖拉拉?老婆也是诸佛,都是未来诸佛,你可不能再生分别,修行就是在一切人、一切时、一切处,断分别、执着。所以诸位同修,每一句经文无量义,而你能解到什么义,完全看你的心量扩宽到什么程度,你就解到什么义。
我们看「父母教,须敬听;父母责,须顺承」,对父母亲的教诲与责罚,我们都要恭敬心去领受。诸位同修,讲到这里,我们就要坐着时光穿梭机,我请诸位坐过好几次了。第一次请你们回去的时候是想起孩子第一次跟我们一起吃饭,爷爷、奶奶都在,那第一口菜夹给谁?这是第一次坐时光穿梭机。第二次请大家坐的时候是什么时候?结婚的人回到热恋的时候,那时候的心境是什么?念念为对方着想。这一次坐时光穿梭机要回到我们这几十年的时光,我们对父母讲了多少忤逆的话?多少瞋恨的话?好好省思,绝对要后不再造。诸位同修,一个人对父母不敬,对你的性德是最大的损伤,我不骗你,一个人只要对父母不孝,整个业障绝对快速现前。所以「从前种种譬如昨日死,以后种种譬如今日生」,从前我们没有办法再挽救了,我们现在检讨好了,从今以后一定要后不再造,从今以后是什么时候?是明天吗?诸位同修,希望诸位今天是飞回去的,不是走回去的,既然学飞了,今天就要飞回去,今天一入门就要恭恭敬敬给父母行个礼,你妈妈过来说「儿子,你是不是发烧了?」
因为我们中心很多的老师教出来的学生,回去都拜父母,其中有一个孩子回去之后,除夕夜那一天拿了一盘水果,给父母下跪,感谢父母这一年的照顾。这个孩子在自己的房间走来走去,结果后来又来了一些邻居进来,他愈想愈不敢出去,又那么多人,怕自己的面子,很难受。后来这个孩子在他的文章里面写,他深呼吸之后,提起勇气就走出去,走到父母面前,跟邻居还在聊天,结果这个孩子,啪,就跪下去,他跪下去之后,所有的人一句话都没有。诸位同修,至诚感通,所有的人被这个孩子的真诚都震慑住了,没有一个人讲话。这个孩子说走出来的时候忐忑不安,跪下去的时候内心非常舒坦,什么话都可以讲,他就讲了一段谢谢父母的话,讲完之后,所有的邻居眼睛都瞪得很大,诸位同修,这个孩子在弘扬正法,他做出来示现给人家看。所以真正当你去立身行道,去孝顺父母,去恭敬父母,你的内心不知道有多么的自在与清净。
我大部分的时间都在海口跟深圳,这一年多来,我回家两次。上一次回家,我就觉得人家孩子都做到了,末学都做不到,很惭愧,所以我一回去,我父母来机场接我,我一走出去,心脏开始跳得很快,还拿了一个大行李,趴下去也是很难看,拉了很重、很大的行李。结果我父母看到我,「走走走」,我父亲要迈开的时候,我的心情很紧张,现在不拜更待何时?结果我就把行李放在一边,我就拉着我父亲的手,我说「爸,等一下,等一下」,我突然就跪下去了,我也很不好意思。教的学生都拜了,我再不拜,太惭愧。结果我跪下去,抬起头来,我父亲的眼睛已经湿了。行孝要及时,人生的痛快就在这里。
我在这个课程当中曾经提到,当我姐姐出嫁的那一拜拜下去,我父亲整个当父亲的一种责任心、一种承担,那种感受完全跑到我的脑海里面来,我的瞬间,跟我父亲的眼泪是同时出来,我那个瞬间觉得我跟我父亲是一不是二,所以我在那个时候对我自己讲了一句话,我说今生今世绝对不讲一句忤逆自己父母的话。好,这一节课先到这边,阿弥陀佛。

 
《幸福人生讲座》
如何做一个真正如法的好人
蔡礼旭老师主讲
(第八集)
2004/10/22   香港佛陀教育协会   档名:52-114-08
 
诸位同修,阿弥陀佛!
我们刚刚谈到礼敬诸佛应该在跟父母的言语态度上,都要保持我们的恭敬心,所以纵使父母在教训、在处罚我们,我们的内心也要不生愤怒、不生瞋恚。
父母责罚我们有两种情况,一种是我们错了,一种可能是我们被误会了。假如是我们错,被父母骂,被父母责罚,那我们应该用什么心态去面对?我们应该非常欢喜有父母可以教诲我们,可以指出我们的问题。世上只有两种人绝对不会嫉妒你的成就,一就是我们的父母,另外一位就是我们的师长,所以父母也是望子成龙,望女成凤,所以我们要看到父母对我们的存心,进而去受教。
另外一方面,假如我们被误解了,父母还是很凶,骂我们,或者甚至于有责打,我们这个时候要不要「敬听」?要不要「顺承」?这个就值得我们思考。当一个人在生气、在气头上的时候,你假如很冲的回嘴会怎么样?两败俱伤,亲情可经不起几次大的冲突。所以当这个时候,父母骂你是错误的,你能忍得下来,退一步海阔天空,当父母怒气消退之后,他就会比较冷静,等他冷静下来,他就会感觉到自己比较过分。所以这个「忍」在家庭里面是必修科目,所以佛陀说「一切法得成于忍」,「忍」才能顾全大局,「忍」才能让对方生惭愧心,「忍」才能让他冷静思考,不然两个巴掌一碰,声音绝对出来。
所以当父母冷静下来,他去思考,我可能是听一些不对的话,我的孩子应该没有这样,气愤消了,他可能就走过来,「你要不要吃水果?」这个时候你可不要说,「你要叫我吃水果啦」,那就不对了。父母还是亲人,跟你道歉,「对不起,我刚刚太凶了」,你可不要回嘴,「就是你错」,那你的「忍」就毁于一旦了,就功败垂成。当他跟你示好,当亲人跟你认错,你能平心静气接受,「哎呀,都是一家人」,可能一次风波之后,家里的感情愈深,他愈能感受到你的包容,父母对你愈佩服、愈信任。
诸位同修,取得父母很深的信任重不重要?太重要了。当你父母对你的德行,对你的为人,生起非常深的信任的时候,诸位同修,你父母当生成就的因缘快成熟了。父母亲心目当中最亲的人是谁?是孩子,当他对他的孩子佩服得五体投地的时候,请问他听谁的话?听孩子的话。所以父子之缘,母子之缘,你可不能再错过。「父母离尘垢,子道方成就」,父母真正了生脱死,当生成佛,你做儿子的责任才真正圆满。所以我们如何取得父母的信任,完全在生活的点点滴滴当中对父母的恭敬,对父母的照顾,而这点点滴滴的恭敬跟照顾,《弟子规》讲得非常详细,待会儿我们可以一一就一些角度好好去看。
我有一位朋友是博士,很会读书,二十七岁就博士毕业,从小会背《地藏经》、《孝经》、《论语》,都倒背如流,长得面相非常好,我这位朋友现在是大学副教授。我第一次跟他见面,在一个偶然的机会,大家围成一圈在交流意见,刚好这位朋友叙述了一段话之后,后面结尾讲了一段话,他说「地狱不空,誓不成佛;众生度尽,方证菩提」。我那个时候大学四年级,佛法半本也没念过,当他结语念了这两句,我的头皮发麻,突然间很震撼,被他这句话震慑住了。结果我跟这位朋友刚好单独两个人进了电梯,那时候我也不懂佛法是什么,我就很激动的对着我这位好朋友说,「度众生成佛,你能,我也能。」结果我这位朋友被我一讲都愣住了,不知道怎么回答我,其实我也搞不清楚。诸位同修,这个叫做灵光乍现,突然乌云破了一个洞,照进一道光,没多久乌云又密起来了。
我从大四到闻佛法,还经过四年,所以善知识难逢,抓住了决不能再放过了。所以当我从电视看到老和尚讲经,那真的是没有见到而已,假如见到,一定是抓住老和尚,抱住老和尚的脚,这一生不能再错过了。
而我这位朋友很孝顺,他很多方面都是我的典范,但是他在佛法方面的缘分就没有比较再深入,毕竟他进入大学之后要负责的工作很多,他要升教授,很多的这些工作就向他袭来了。那我就因为佛菩萨的慈悲把我安排到教育界去,末学就开始教小学,一路体会到教育的重要。我们做教师的人特别容易感受佛陀的慈悲,因为佛法就是师道,佛法就是教学,所以愈教就愈觉得佛陀的慈悲,佛陀的因材施教,佛陀的谆谆教诲。刚好我上一次回去就去找这位朋友,诸位同修,您猜猜看我送这位朋友什么东西?末学送他一尊这么小的地藏王菩萨,拿着一根锡杖,非常庄严。我这位朋友把末学这一尊地藏王菩萨接过去,讲了一句话,他说你离佛陀愈来愈近,我离佛陀愈来愈远。朋友之间,惺惺相惜,念念希望他有成就。
诸位同修,我们要尽心尽力走出一个典范让我们的朋友看,让我们的亲人看,我们能不能等下来陪他休息?不能。我们要为人演说,要勇往直前,我们演得愈好,你的亲友对佛法的信心愈充足,所以修身重要,修身是利他第一要件,这样才能为人演说,演在前面,说在后面。
当我这位朋友有机会从私立高校升到公立高校的时候,那一天末学就去祝贺他,刚好到他们家,他正在跟他父亲汇报这件事。当末学进去的时候,我的朋友说「你先坐一下」,我就坐在沙发旁边看着我这位朋友轻声细语把这整个过程,为什么在私立学校,目前的因缘是怎么样,能够晋升到公立高校里面去当副教授,跟他父亲非常仔细的报告,那种言语、那种态度给末学非常深的感受,那是真正对父亲恭敬,任何事情都希望让父亲清楚,不要让父亲担心一点一滴。所以有一句说「事虽小,勿擅为」,我们常常做一些事都是先斩后奏,其实那个时候有没有恭敬面对父母?所以修行要从根本修,要从自己的起心动念下手。起心动念,任何人没有比我们自己更清楚。
所以「父母教,须敬听;父母责,须顺承」,当然我们学儒家学说、学佛学,绝对不能当书呆子,也不能当佛呆子,你的父亲已经气得不行了,看到你就一直气,你要赶快先离开现场,让他的火先降下来。你不要到时候说蔡老师说的,就站在那里给父亲一直骂,「须敬听,须顺承」,要会变通。刚刚邵老师讲的课,「小杖则受」,「杖」是指棍子,「大杖则走」,不能陷父母于不义,不能让父母伤害了子女,让他自己更痛苦,当然也不能让父母气到出问题,到时候送医院了,诸位同修可不能来找我,说蔡老师教要「须顺承」,顺到最后高血压发作,所以要处处体察情况,观机,采取正确的进退应对。
我们看下一句,「冬则温,夏则凊,晨则省,昏则定。出必告,反必面,居有常,业无变。」诸位同修,《地藏经》是佛门的孝经,而老和尚常常教诲我们,「地藏」是心地宝藏,请问要怎么开?要用孝心,要用恭敬心,就能够开发我们的性德,开发我们无穷的宝藏。所以《弟子规·入则孝》句句的经文都是孝悌的直接落实,我们对父母的关怀恭敬当然要表现在生活点点滴滴当中,这个时候我们要懂得看到父母的需要,能够去关怀、去照顾,这就是最直接的礼敬。
经文里面提到「冬温夏凊」,冬天的时候冷,所以这个典故是在汉朝的时候,有一位读书人叫黄香,黄香九岁,他的母亲早逝,留下了一位父亲。他父亲身体不是很好,九岁的黄香,冬天的时候自己先入了被窝,把被窝弄温暖再请父亲来睡;夏天的时候太热了,赶快拿扇搧凉了,再请父亲来睡。当我们能处处体恤父母,就能够感受得到父母在生活上许多的需要,包含冷热,包含饥渴,这些生活点滴,甚至于除了物质的一种关怀之外,还能够对父母的内心懂得去关怀,那我们就确确实实把「冬则温,夏则凊」这一句经文解得够深广。我们可不能学了这一句之后,关心父母就是冬天的时候把它睡暖,夏天的时候把它搧凉就好了,看到父母饿得半死,「课本没教」,那就学呆了,所以经文要靠自己的心去感受。当我们能真正感受黄香的心境,你就能真正契入黄香对父母的态度了。所以老和尚常常告诫我们,学佛,学佛的存心,学佛的用心,学圣贤就要学圣贤的存心跟用心,我们就能快速契入圣贤佛菩萨的境界。
现在秋天来了,温差特别大,所以我们要赶快打一通电话告诉爸爸、妈妈,最近气温变化很大,早晚要多加衣服。诸位同修,您这一句话可以让父母欢喜多久?我们当子女的确确实实要尽心尽力去行孝,而且绝对不能让父母担忧,当你愈懂事,你的父母就对你愈放心。所以我们要常常善体亲心,看父母在物质方面有什么需要,在精神方面有什么需要。
我记得小时候,我的母亲常常差不多三个礼拜就回娘家一次,我父亲载着我母亲,我喜欢跟,就跟着去了,去了之后,看到母亲左手一包,右手一包,拿了很多蔬菜水果。那时候年纪小,站在旁边看到母亲拿了这些水果往外公、外婆的冰箱放,我们内心看了感受非常欢喜。诸位同修,人确实有好善好德之心,你去找一个杀人犯,当他看到一个孝子在行孝,我相信他当下也会感动得流眼泪。为什么现在众生好善好德之心都唤不醒,不是众生的问题,是我们学圣、学佛菩萨的人没有演出好戏,让人家看了感动,让人家看了生起效法之心,我们没有资格骂人家没善根。所以我小时候这一幕一幕看到了,回去的时候,外公、外婆最疼孙子了,一杯一杯的饮料就端出来,你喝完了,他马上又给你拿一杯来了,可以感受到这种血浓于水的情感,这种直系血亲对于他的后代无微不至的关怀。所以让你的孩子感受更多的天伦之乐,你的孩子的善根绝对会起得很好。这个时候就要我们演出孝顺的榜样。
我十八岁以后,我的父亲休息一阵子了,往后回娘家都是我载我的母亲回去,我们也很欢喜陪着母亲去行孝。所以为了我们自己,为了我们的父母,为了让我们的孩子能生起孝心、生起善根,我们要全心全意去关怀父母,尽这一份孝道。而「敬」是内在,不能做表面。很多年轻男女结婚生了孩子,年纪也不大,礼拜六、礼拜天,想说可能很多人会说我都没回家看爸爸、妈妈,怕人家说,所以就回去一下,带着老婆、儿子回爸爸、妈妈家。一进去,孩子就乱成一团,两个夫妻就坐在那里,喝茶的喝茶,看报纸的看报纸,谁最忙?爸爸、妈妈忙得要死。早上六、七点还要去买菜,买完回来还要煮,然后煮好了,你看完报纸,「煮好了是吧,好,吃饭。」吃完饭,该走了,「小宝回家了」,拍拍屁股就走了。旁边的人说,「你儿子这么常回来看你」,爸爸妈妈说,「累死我了,不如不回来。」不能善体亲心,做表面,不只没有功德,还造业。所以时时感受父母的需要。
而真正能够让父母得安乐,得快乐,唯有听闻佛陀的教诲才能真正彻底安乐。所以养父母之身,养父母之心,更重要的要养父母的智慧。而老人家最难放下的就是分别、执着,所以我们每一次回去,一来尽孝心,二来要不厌其烦引导父母正确的思想观念,然后每一次就挑一、两片跟父母现在状况最契机的老和尚开示,赶快放下去,陪两老一起看,而当你这么孝顺,敢跟你打包票,你的父母看不看?看。听个一句、两句,日积月累很多的执着就开始放下了。诸位同修,父母的往生大事可不是临终的时候办,什么时候开始办?时时刻刻。因缘成熟要赶快提升父母的知见,赶快累积父母往生的资粮,这个重要。所以这个才是真正养父母之智慧,根本让父母得究竟安乐。
下一句「晨则省,昏则定」,俗话讲「晨昏定省」,早上起来的时候问候一下,晚上回来的时候跟父母报告一下今天过得怎么样,都很好,让他也放心,所以处处让父母放心。
有一位学校老师拿了一些《弟子规》回学校,后来打了一通电话到我们中心,他说「蔡老师,《弟子规》里面有糟粕」。诸位同修,很多人对中国文化有批判,末学敢跟你打包票,批判的人连经本都没有从头看到尾,所以现在人为什么修道难?还没有入圣学,贡高我慢已经上来了。这个就是因为读书的次第搞颠倒了,不从德行下手,而从知识技能下手,搞得现在十多岁的孩子,各个都恃才傲物。真的,我们看到这些孩子不会生气,会对他很惋惜,因为我们这些长者、老师对不起这群孩子,他们没有接受圣贤教育是我们的责任。所以很多人在批判中国文化,你可要稳得住脚。诸位同修可能说,「蔡老师,我中国文化读没有几本,怎么办?到时候人家出招,我怎么接?」我跟你保证,你只要把《弟子规》读熟了,落实了,我保证你什么招都接住,甚至于他拳还没出来,只是动了肩膀,你就知道要挡这里了,因为你已经看到他起心动念处的错误。
批判中国文化最多的就是「孝顺,孝顺,愚孝,父母怎么样都要顺」。诸位同修,《弟子规》打开来明明就写着「亲有过,谏使更」,父母有过失的时候要全心全意劝父母,不能陷父母于不义。所以这一些骂糟粕的人是不是真正看过经典,经典里面没有糟粕,他们所批判的很多都不是圣人说的,现在都是群魔乱舞,人云亦云,我们当圣贤的弟子可不能随波逐流,可不能被别人转。
所以我当下就请教他,我说:这位老师,请问哪一句是糟粕。他迟疑了一下,可能有一点不适应我马上给他接招了,他就说:「晨则省,昏则定」是糟粕。我就请教这位老师,我说:为「什么你觉得是糟粕?」他说:「一天要问父母两次好,太麻烦了。」诸位同修,这个时候你可不能跟他讲「怎么两次麻烦!尽孝心是应该的,两次怎么会麻烦!」你这样跟他讲话,他能不能接受?所以这个时候我们就要把圣贤人教育的一种态度、一种存心,你要把那个本质开显给他听,而不是外在的两次、三次。我们就告诉这位老师,父母无时不刻在担心、在思念他的孩子,何止是一天两次!所以早上一醒过来去跟父母请安,父母一看,「额头都发亮,昨天一定睡得不错」,父母一整天都觉得很放心。然后当儿子的又去跟父母问好,俗话说「人逢喜事精神爽」,你父母一天工作的情绪可能都很高兴。下午放学回来,父母也不知道你这一天发生了什么事,去跟父母说「爸爸妈妈,我放学回来了」,你父母一看,「精神也挺不错,在学校应该学得不错」。你早晚两次的问候能够让父母一天都很安心,所以我们为人子女,尤其在这么小的年纪,说要帮父母负担些什么生活压力是不大可能,最起码不能让父母担忧。
当我们这一段话讲完,这位老师就说,「蔡老师,你的中国文化是跟谁学的?你学得不错」。他这么一称赞,八风就吹过来了,可要接招,不能晕了。他一讲,我就跟他说「没有,没有,我们也是刚开始在学习」,就稍微跟他对应了一下。突然他来了一个回马枪,你可不能得意忘形,你要马上接住,可能就要刺到鼻子了。他说「蔡老师,你没有做到,你现在有没有早晚问你妈妈两次好?」这么一问,你就「啊,嗯」,那完蛋了。「你推广经典的人都做不到,给人家看笑话,你还是下来,我来做。」这个时候我就跟他说了,我说「假如我早上打一次电话,晚上打一次电话,我一定会被我妈妈骂「你不知道电话费很贵吗?打回来浪费钱。」」所以不能学死了,「晨则省,昏则定」是为人子要处处让父母放心,而你的方式不是你想怎么做,要父母欢喜接受,父母欢喜接受的一定是每个礼拜固定给他打一次回来就好。
而我妈妈确实不担心我。我们今天下午第一节课讲的,孩子要能善恶分明才不会被一些不好的因缘转掉,所以你要让你父母真正放心,不只是早晚问候,更重要的是你的德行、你的言语行为要让他真正放心,你也不能只是做这个仪式而已。所以我从海口第一次回台湾,我一进门就跟我母亲讲,我说「母亲,你修得不错」,我母亲听傻了,不知道我在说啥。我说「母亲,我去了四个月,我的内心都没有挂碍,做得非常欢喜,心里面也不会绞痛,绝对是你在台湾都没有担心我,我才能做得这么顺利」。我妈妈笑一笑。母子假如能够这样互动,那是人生的快乐。
因为我在来大陆以前,这五、六年来接受老和尚的教诲,内心非常感恩,所以我们抱持着师志如己志,老师的志向就是我们当弟子的志向,所以我自己心里有数,可能过不了几年要离开父母。你能不能在要飞大陆前一天跟你妈妈说,「妈,我走了」,她会怎么样?她怎么可以接受。所以诸位同修,善体亲心,你怎样的做法才能让你的父母很能接受,很欢喜,你要做在前头,让它水到渠成。所以我就跟我妈妈讲:「妈,我们两个绝对不是这一生才闻念佛法门,若不往昔修福慧,于此正法不能闻,所以我们两个都闻了好几次,但是我们两个现在还在这里打混,到底是什么原因让我们没有往生?这个是大事。」所以我就跟我妈妈说了,「妈,我最难放下的我知道了,你最难放下的是谁?你知道吗?」我这么一讲,我母亲就笑得不行。她知不知道我说谁?就是她的心肝儿子。我是独子,我母亲对我很疼爱。你看母子同修,这个机锋也是很激烈,就透过言语告诉母亲,「连儿子都要放下,不然不能往生,不能往生对不起阿弥陀佛的悲愿,所以我们一起往生,同生极乐国,做法眷属」,就这样跟我母亲讲。
之后我又接着讲:「妈,闻佛法就像盲龟一百年才伸出头来呼吸一次,伸出来刚好遇到一块有一个洞的浮木漂在大海上,盲龟的头伸出来,刚好就接上了。得人身都这么难,那得人身又闻佛法多难,「难中之难,无过此难」。所以这么难得的机会,我们母子两个都遇到了,应该让更多的人能够闻到正法,所以母亲,你一定要把我捐出来。」三年前开始讲。每一次我母亲情绪很好,「悦复谏」,《弟子规》说「悦」,就是父母心情很好的时候要劝告他,所以就「悦复谏」。这两、三年我每一次跟她提这个话题,「母亲,你要把儿子捐出来」,她就一直笑。
突然我刚好在前年决定到澳洲,随着净宗学院的课程好好修学儒学跟佛学,好好亲近老和尚,然后亲近善知识,确实是「人有善愿,天必从之」,我也没有攀缘,去了之后,杨淑芬老师就教我国学,卢叔叔就在生活点点滴滴、方方面面指导我落实佛陀的教诲。后来非常幸运,回了台湾,杨老师很疼爱我,让我在她们家住了七个月。我跟杨老师常常讨论经典,比方说讨论《论语》,讨论一、两句,突然一看表,「两点了,你明天还要教书」,因为那时候我还带一个六年级的班,「明天还要教书,赶快去睡觉」。「学而时习之」,真的会把时间都忘掉。
七个月之后,末学回高雄考老师,怎么考都能够入决赛,但是就不能上榜,怎么考都是备取。我记得我第一次考试的时候,一百九十一个准老师,都是已经拿到教师资格的去考试,复试录取二十一个人,末学进了二十一个人,而这二十一个人只有一个男生,二十个都是女生。结果当我去参加复试的时候,坐了三位校长,看到末学走进去,说「今天还有男生!」结果末学坐下去,一跟主考官对了两、三招,我想大事不妙,我们是念念要教育好孩子的德行,而主考官就问我「你有没有行政经验?你会不会搞活动?」尽问我这些东西。末学绝对要当班主任,不搞这些活动,因为孩子的德行的根要你点点滴滴付出才行,结果没对上,我还是备取,第四名。后来去考,几千个人,然后录取一百多个人进复试,像高雄市,两千多个人录取一百二十多个人进复试,末学又进了,我是每考必进,每进必考不上。考到最后,我跟我父亲讲,我说「爸,你不要跟我去看榜单了。」我觉得对我父亲很愧疚,每一次机会都很大,结果都失望。末学就跟我父亲讲,「最后一次你别去了,我怕你又失望了。」结果后来尘埃落定,一所也没考上,我的母亲就跟我父亲讲「另有安排」。
诸位同修,你要相信佛菩萨,真的「境缘无好丑」,你假如自己在境界当中分别好丑,我们就被困住了。看起来是没考上,诸位同修,您想想,我假如没有这些经历,我父亲一定说「你没有实力,重来一年」。我父亲看我过关斩将,就是上不了,他不忍心叫我重考一年。
我觉得考试很折腾人,害我都不能做弘法利生的事,因为在考试,没上我也很自在。结果刚好考完试,我就开始带着杨淑芬老师的《弟子规》这些书法本,载着这些经典开始到各个净宗学会去发送。发送完没多久,杨老师就从澳洲回来,末学赶快到台中去拜见杨老师。一进门,杨老师跟我说,她说:「你还没考,我就知道你考不上了。」我听愣了,听傻了,我说:「为什么考不上?」杨老师说:「我已经答应老和尚要到海口去推展中国文化,还在老和尚的面前夸下海口,我有一个侄子马上就可以去了。」真是不可思议,我在写一题题目的时候,足足折腾了十分钟,为什么?因为我不相信我写不出来,因为那一题刚好是我跟杨老师吃饱饭一起散步,讨论的一句李白的诗,叫「天生我材必有用,千金散尽还复来」,杨老师还给我开解,我听了也很高兴。结果真的就考出那一题来,我说我不可能忘记,但是就是想不出来。我妈妈那一节在家里念佛,她就觉得这个心一直忐忑不安,她回来就问我:「你第一节课是不是考得很差?」我说:你怎么知道?」真是母子连心。所以我母亲就劝我爸爸,「另有安排」。
后来我确定要来海口了,是我母亲劝我爸爸,「你要看开一点」,我母亲的同事都说,「哪有人像你这样当母亲的,别人都是舍不得孩子走,你还要把孩子推出来」。因为我父亲还是不舍,我是长孙,又是长曾孙,但是我父亲非常通情达理,他看我这么坚决,他也劝我,他说这件事几乎很少人可以做到。末学知道他内心可能不能接受,我就跟我父亲讲,我说「父亲,虽然没有几个人做到,但是也有几个人真正做到了,所以我们不要去学很多做不到的,我们一定要去学谁做到了。而当这个做到的人假如要很有钱,要很有权,要很有势,那儿子马上不去。假如这个人,这位仁者,没有钱、没有权、没有势,啥都没有,做到了,那我要好好跟他学,也同样可以做到」。诸位同修,末学举了哪一个例子?老和尚没有钱、没有权、没有势,一个人到了台湾,凭什么得到三位老师全心全意的教诲?凭什么能够把佛法弘传到全世界?诸位同修,宇宙人生的真相至简至易,我们把它想得太复杂了。真诚是能感,境界是所感,老和尚有真诚心弘扬佛法,弘扬正法,所以他就能够得到这么多善知识的提携,能够得到这么多护法对他的支持。
我跟我父亲讲完,父亲没说话,父亲接着说:「弘扬中国文化确实不容易。」我看他心里还是有所不舍,我跟我父亲讲,我说:「父亲,我不渴望中国文化在我的面前开花结果,我只要守住本分,中国文化不要在我这一代面前断根,我就心满意足了。」今天的课我们就先讲到这边,阿弥陀佛。 

弟子规(中国)文化公益官方网站  百都技术支持
《中华人民共和国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》编号:蜀ICP备11010584号